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蜜恋情深:晚安,傅少 >

离开

第3章 离开

见对方并不打算接自己手中的酒,苏晴空苦笑着收回,痛快的喝了一口之后自顾自的说道,“别人家的二十二岁都是青春洋溢光彩照人,可我的二十二岁却那么那么的狼狈不堪。

闺蜜抢了我的男朋友就算了,还抢了我的饭碗,抢走了我的作品,拿走了我的底稿,反过来说我剽窃她,我以为上天是公平的,前面二十二年已经够苦了,无依无靠从孤儿院长大,中学时候就开始自己给自己挣学费,同学们愉快的假期对于我来说只是可以空闲下来赚钱的时间罢了。

可上天一点都不公平啊,没有任何愧疚的,拿走了我那么多的东西。

甚至没有收手的迹象,可我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啊,还能被拿走什么?”

她喝了点酒之后就轻飘飘了,如吐苦水一样噼里啪啦。

手中的酒瓶被对方抢夺了过去。

傅斯年灌了一口酒,几滴液体从他的薄唇边滑落了下去,他的话中带着醇厚的酒味,“上天不会对任何人有愧疚,当它拿走你所有东西的时候,你只需要抢回来就是了,指责它,一点用都没有。它甚至还会沾沾自喜,你看,愚蠢的人类被我捉弄成这个样子了,真好笑。”

海浪袭来,傅斯年的墨眸紧紧的盯着对方,看着她酡红的脸颊,忽觉有些可怜,人生在世,果然是谁都有痛楚一面。

可再仔细看看她,又有些可爱。

他迅速的收回了目光,情不自禁的蹙眉,为刚刚觉得的可爱而感到惊讶。

苏晴空仰头长叹一口气,吸了吸鼻子,抢过对方手里的酒,灌了一口,冲着天空大喊,“老天爷,你拿走的东西,我总有一天会全部拿回来的!”

傅斯年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她一眼,高冷的薄唇终于是往上扬了一下,“这就对了。”

他的剑眉挑起,再次抢过对方手里的酒。

你来我往之后,酒瓶里的酒所剩无几。

傅斯年很少喝醉,可今天却感觉到一些醉意了。

他看着脚边的浪花,苦笑着开了口,“我爸爸有四个老婆,嘲讽的是我妈妈是正室,却是最不受宠的那一个,在八个兄弟姊妹中,我能够分到的家产是最少的......”

已经醉得迷迷糊糊的苏晴空根本就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是习惯性的去抢对方手中的酒瓶,可对方却并没有松手,反而是不肯放掉的用力一夺。

苏晴空被这股子惯力拉扯了一下,倒在了男人的怀里面。

她如小鹿一般用力的睁开的水蒙蒙的眼睛,对视上了男人的眼神,一切尽在无言中……

月儿高高的挂着,繁星点点如孩童眨巴着的双眼一般,不远处的海浪翻滚,一切都美好的不可思议。

带着香汗,淋漓的呼吸跟醇厚的酒味,车里的两个人睡得甚是香甜。

翌日清晨。

苏晴空觉得一阵头痛,伴随着身体上点点的痛楚,她睁开了眼,看了看旁边,一张陌生而又熟悉的俊颜,如剑的眉,长长的羽翼般睫毛,被她呵出来的气轻轻的吹拂着。

高挺的鼻梁下有一张薄薄的唇。

皮肤好到让她这个女生都有些羡慕了。

然而,沉醉在对方的容颜几秒钟之后,苏晴空光速的回忆起来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哦!天啊!

她到底做了什么蠢事?

带着几丝仓促,她迅速的在狭小的后排车座找到自己的衣服,胡乱的一套,也不管穿好了没有,拉开了车门就逃跑了。

在苏晴空二十二年的生涯中,做得最出格的事情有两件。

第一件是孤儿院出身的她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热爱的设计专业。

第二就是在昨晚......

傅斯年醒来的时候身旁空荡荡的让他霎时就不悦了起来。

那个女人呢?

他蹙着剑眉,四下寻着对方的踪迹,可周遭除了暧昧过后留下来的气息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车座底下有一根肩带。

他起身捡了起来,是一根墨绿色的肩带,周边还有点点蕾丝的点缀。

是那个女人不小心掉下的?

傅斯年紧紧的拽着这一根肩带,脑海里全是昨晚香甜酣畅的回忆,他眼眸危险的一眯,“女人,你就这么走了?上了我不需要负点责任吗?”

沿海公路上,已经遇到好心人上了车的苏晴空忽然浑身一震,猛得打了一个喷嚏。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