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陪你看那春暖花开 > 

为什么这么对我

第1章 为什么这么对我

汽笛声响起,温茹来到二楼客房的窗边,看到顾之宸如往常一样,从车里抱出一个打扮火辣的女人,两具身躯缠在一起,边往卧室走,边撕下裙子西裤,扔了一路。

一年了,有很多次,很多很多次,温茹就听着这些声音,在窗边迎风站到晨光微熹。

从前温茹总是骗自己,会好的,顾之宸会回到自己的身边,可是,一年了,这种情况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愈演愈烈。

温茹忍无可忍地砸响主卧的门,不知道顾之宸说了什么,只听到一声娇嗔的抱怨,然后一个女人衣衫不整地开门出来了,路过温茹的时候还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温茹没理她,从头至尾,她在乎的只有顾之宸而已。

温茹来不及说什么,一进门,顾之宸已经走到她面前,一把抱住她,温茹力气小,怎么都挣不脱。

“那个女人叫得真大声,”顾之宸凑到温茹耳边,“你听到了吧?”

顾之宸在生活起居上再怎么刁难,都无法让温茹动容,可是他是顾之宸,最知道怎么让温茹伤心,一句话就打破了温茹假装的平静。

“为什么?”温茹有些绝望的望着他。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对我,我们以前不是很开心的吗?为什么结婚以后,你就对我处处刁难,还每天带女人回家。我不敢踏进卧室,因为我怕我会想起那些恶心的声音!”温茹声泪俱下。

她不懂,真的不懂,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变得那么快?

“终于说出来了,我还在想你有多能忍,看来也不过如此。”顾之宸冷笑,接着说:“我恶心?那我让你来好好体验下你说的恶心!”

顾之宸说完便拖着她上楼,动作粗暴,毫无怜惜。

终于顾之宸发泄完了,拉上西裤的拉链,扔下外套,头也不回就走了。

剩下温茹衣不蔽体,一身青紫,痛得直不起腰,只能半走半爬着回了房。

染血的外套被留在原地……

温茹一直在床上躺着,带着一身伤痕,默默淌泪,泪水从两边滑落,湿透了枕头,也凉透了心。

她没有力气去浴室,也没有人敢来帮她。

在这个家,顾之宸是绝对的主宰,没有人敢违背他。

这一年来,温茹每天晚上都会做同一个噩梦,即使在梦里,也无法摆脱那些声音。

汽笛声、女人娇笑声、呻吟声和顾之宸粗重的呼吸声混杂在一起。

重重的砸在她的心头。

凌晨5点,书房的灯亮了。

进来的人是顾之宸,他从保险箱里取出一本日记,翻开,字迹娟秀,明显是女人的字体……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