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半米悲伤度余生 > 

演戏

第3章 演戏

叶书映慢慢睁开眼,身上每一处的疼痛瞬间刺醒了她的意识。

她赶紧伸手触摸自己的腹部,却发现没了以往的弧度,她开始哭起来,撕心裂肺。

她恨于槐亦,她恨田觅云,是他们害死了她的孩子!

哭过之后,她的情绪平复下来。

孩子离开了她,却也离开了于槐亦和田觅云的阴谋。

她只希望,孩子下次一定要投在幸福美满的家庭里。

于槐亦走进病房,看到叶书映醒过来,连忙上前关心。

“你感觉还好吗?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

叶书映怒视着他,对他的任何关心都感到反胃。

“你装的不累吗?都知道了,你还演什么?”

“我没有装!我是真的很担心你!我会尽好一个未婚夫的责任的。”

“未婚夫?呵呵……你是打算重婚吗?那我算什么?小三?妾?”

叶书映只觉得听到的每一个字都很可笑。

于槐亦不再说话,拿起一个苹果默默的削起来。

那生疏的动作,一看就知道是不常做的。

“你走吧,以后你说的话我再也不会相信了,这是你告诉我的,我不想再见到你!”

“你现在情绪不好,等你稳定一点,我再来看你。”

叶书映偏过头去,不再看他。

于槐亦削完苹果放在床头,便起身离去。

叶书映躺在医院的一个星期里,再也没有人来看过她。

她起身慢慢挪动着自己的步子,往医院大厅走去,自行办理了出院手续。

叶书映打了一辆的士,回到了自己开的奶茶店里。

她泡上一杯暖暖的奶茶,坐到了靠窗的位子,回想起种种,不觉泪如泉涌。

于槐亦空下手头的工作,来到医院探望叶书映,却发现她自己出了院。

于槐亦马不停蹄的回到自己家里,希望叶书映能像以前一样在家里等着他,可找遍了每个角落也没发现她的踪迹。

他又驱车赶到叶书映的家里,敲了半晌门,电话也打不通。

他慌了。

于槐亦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她的店里,看见她一个人坐在窗前抹着泪。

他悬着的心放下了,却又变得不是滋味。

“叶书映!你怎么不在医院好好躺着!”于槐亦有些责怪,很明显叶书映的伤并没好。

“你来干什么?我这里不欢迎你!”见到于槐亦的到来,叶书映立刻抹干脸上的泪,装出镇定的样子来。

“你跟我回医院去!”于槐亦走过去,准备拉起叶书映。

“你别动我!再碰我我就报警了!”叶书映现在对于槐亦的任何肢体接触,都感到无比恶心。

“你讲点理好不好?我这是为你好!”

“为我好?为我好会欺骗我给你生孩子,然后再把我当傻子一样抛弃?”

“我是有原因的!你得听我解释!”

“好啊,你解释,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原因能让我心甘情愿的成为你的生育工具。”叶书映抱起胳膊,做出要听他解释的准备。

“你知道,当年我父亲突然离去,我又不懂经营,美术馆面临倒闭,如果不是田觅云的父亲伸出援手,恐怕美术馆就不复存在了。”

“而她父亲资助我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娶他的女儿。”于槐亦诉说着自己的不易。

“于是你就为了美术馆,拿我去讨好田觅云?”

叶书映觉得这个原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他们的恩怨和她有什么关系。

“我是爱你的!”于槐亦蹲在叶书映身前,握住她的手。

“我看你和你那位未婚妻搂搂抱抱很是亲密,你还有那么多前女友,确定不是谁都爱?”

叶书映使出她最大的力气甩开他的手,却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奶茶,杯子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奶茶也溅到两人身上到处都是。

“叶书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于槐亦站起身来,拿出手帕擦拭着自己的衣服。

见叶书映也丝毫没有缓和的意思,急了起来。

“看,装不下去了吧。”

“好!既然你不肯相信我,以后你是死是活我也不管了!”

于槐亦带着满身愤怒离开,他觉得自己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叶书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一阵一阵的疼,比那些伤口疼多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