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天人府 > 

药王帖

第1章 药王帖

龙海城。

三桥下。

明亮的月光洒在桥下的河面之上,一名少年站立在桥下的河边,目光炯炯的低头俯视着浑浊不堪的河水。

少顷,河水在月光的照耀之下,莫名的泛起了一阵涟漪。

少年见状,没有任何的犹豫,一头扎进了泛起涟漪的浑浊河水当中,扑腾了好一阵,才从河水中重新露头,游上了岸。

上岸的同时,少年的怀中多了一条硕大的鲤鱼。

这鲤鱼看上去足有三尺多,在少年的怀中不断的挣扎着。

少年名叫江辰,是龙海城叶家入赘的孙女婿。

亦是天人府少主!

何为天人府?

通阴阳,晓五行,辨正邪。

上达天听,知龙脉,可言国运。

四年前,江辰的师父,也就是天人府的府主,不知因何缘由,命江辰前往龙海城,临行前,嘱咐了他三句话:

“四年之内,不得在外人面前施展所学之术。”

“去龙海城,找叶家老爷子,听他的安排。”

“在龙海城,不得暴露天人府少主身份。”

江辰因故,辗转了将近一年,才来到了龙海城。

见到叶家老爷子,说明来意后,老爷子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最喜欢的那个小孙女嫁给江辰。

江辰谨遵师言,听从了叶家老爷子的安排,娶了叶雨涵。

当了这上门的女婿。

四年之期,如今还剩今明两天,明日午夜一过,江辰的一身本领便再也没有任何限制。

只是时至今日,他依旧想不通师父命他这么做有何深意。

上了桥,江辰抱着大鲤鱼,招了一辆出租车……

彼时。

叶家大院,灯火通明。

叶家上下几十口聚在一起,气氛十分沉闷。

一个星期前,叶家老太不知因何突然昏迷不醒,送到医院后却检查不出任何的病因,一家人想了很多的办法,甚至请来了当地最厉害的名医,结果依旧如此。

“人都到齐了吗?”叶家的长子长孙,叶宁海,环顾了一下众人。

“江辰那个废物好像还没来!”众人对视了一眼,突然有人开口。

“今天大家聚在一起可是要商量如何救奶奶的,连此等大事也敢迟到,区区一个赘婿,太过放肆了!”

“我看,他一准儿是瞧见奶奶昏迷不醒,就不把奶奶放进眼里了!”

提起江辰,众人怒斥声一片。

他是叶家老爷子在三年前突然领回来的一个乞丐,也不知道老爷子当时发了什么疯,硬是把叶家最漂亮的小孙女,叶雨涵许配给了他。

让一个乞丐做了上门女婿,对叶家其他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耻辱。所以在老爷子过世后,叶家人对待江辰的态度越发恶劣。

“雨涵,这个废物简直越来越过分,真是气死我了!”叶雨涵身边,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低声的抱怨着。

“妈,你别说了。”叶雨涵眉目如画,面对众亲戚的恼怒,微微低着头。

她父亲去世的早,孤儿寡母在族中本就不太受重视,与江辰结婚后,更是受尽了亲戚们的羞辱,自从江辰入赘,他们母女在族内就没有抬起过头。

“好了,那个废物,来不来也没有什么区别。”叶宁海嗤之以鼻,瞧了众人一眼,开口道:“奶奶已经昏迷不醒一个星期了,再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你们可有什么好主意?”

众人听到叶宁海的话,一时间全部都安静了下来。

连龙海城最有名的医生都束手无策,他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唉,要是之前能拍下北省苗家的药王帖,奶奶说不定就有救了。”

北省苗家,乃华夏赫赫有名的药王世家,两日前,一张药王帖出现在了北省的一场拍卖会上,据说持此帖者,可求得苗家一颗龙涎丸。

龙涎丸传自华佗残卷的一篇记载,是由一种叫龙涎草的稀世植物炼药而成,可医百病。

只可惜叶家得此消息为时已晚,药王帖以一百万价格成交,被人买走。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叶宁海郁闷的叹了一口气,以叶家的实力,一百万还是可以拿出来的,怎奈他们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拍卖都已经结束了。

就在众人沉默之际,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伴随着脚步声,江辰走了进来。

只见他满身的泥泞,怀中抱着一条硕大的鲤鱼。

这鲤鱼看上去足有三尺,被江辰抱在怀中,尾巴不断的拍打在了江辰的胳膊上,很明显把江辰的胳膊都给打青了。

“江辰,你哪弄的这么一条鱼回来?”

叶家的亲戚们,不少人都头一次瞧见这么大的鲤鱼,不免有些惊讶。

“三桥下的那条河,这鲤鱼百年不得一遇,我特意抓来,吃了它,奶奶就可以醒了。”

江辰咧了咧嘴,为了抓这条鲤鱼,他可耗费了不小的功夫。

叶雨涵闻言站起身来,颇有些激动道:“江辰,你说什么?!奶奶吃了这条鱼就会醒过来,是真的吗?!”

江辰点了点头,信心十足的说道:“雨涵,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奶奶只要吃下这鱼肉,保准能醒。”

叶雨涵美眸流转。

这江辰平日里做起事来虽然窝囊了一些,但结婚三年,对她百依百顺,确实未曾有过什么欺骗行径,

想到这,叶雨涵顿时一展愁容。

奶奶昏迷,一家人都无计可施,若是江辰真的能够救醒奶奶,绝对是大功一件,不求奶奶醒后会有什么嘉奖,至少以后这些亲戚们不会再敢轻易的瞧不起他们一家了。

然而,还没等叶雨涵高兴起来,就被叶宁海泼了一盆凉水,只听他冷哼道:“雨涵,这废物说的话你也相信?也不动动脑筋想想,奶奶昏迷,连咱龙海市最厉害的名医都查不出什么原因,吃一口鱼肉就能醒?”

“这……”被叶宁海这么一说,叶雨涵无可辩驳。不过她仍开口道:“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试试总不要紧,万一真的管用呢?”

“叶雨涵,你这个废物老公是傻子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变傻了。那三桥下,不就是一条臭水沟么,从那捞出来的鱼还能吃?依我看,他根本不是想救奶奶,分明是想害死奶奶才对!”叶雨涵的堂妹叶诗诗,一脸鄙夷的开口道。

“啊!我想起来了,三桥下的那条水沟,前不久因为被污染的问题还上了电视。”

“江辰这个废物,真是又蠢又坏!”

“狼心狗肺的东西,要不是我叶家收了他做入赘女婿,他现在早就饿死在街头了!”

“谁说不是呢,吃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还憋着要害老太太,真是太没有良心了!”

一众亲戚,骂起了江辰,越说越难听。

就在这时,叶诗诗一脸厌恶的瞧着江辰:“你身上怎么这么臭,是不是在水沟里面沾上屎了?!”

此话一出,叶家的众亲戚都变了脸色,纷纷捂上了口鼻,满脸的嫌弃。

叶雨涵的脸色也逐渐变得难看起来。

三桥下的那条河,确实有污染的问题,只不过她听到有救醒奶奶的办法,一时高兴,没有想到那么多。

这时,叶雨涵的母亲,苏曼走上前,指着江辰的鼻子骂道:“我们家没有你这种丧心病狂的废物东西,你给我滚!”

江辰看了一眼叶雨涵。

叶雨涵蠕动了几下嘴唇,最后却是将头别了过去。

那条鱼再大,也是从臭水沟里捞出来的鱼,又怎么可能救醒奶奶呢。

“雨涵,我先回家了。”江辰微微摇了摇头。

叶家老太太七天前外出,被一缕邪祟之气缠上,昏迷至今。江辰一眼就看出了问题,只是他有师命在身,四年之内不得施展所学之术。现如今四年之期未到,他没有办法出手,虽然这几天他不止一次的暗示过叶家老太的情况,可叶家根本没人在意他说过的话。

而眼下这条鲤鱼,当真是百年不遇,都快要化龙成精了,江辰偶然发现,盯了它整整一天才将它打捞上来,只要熬汤服下,这缕邪祟定然受不了鱼肉内的阳正精气,便可化解。

可没想到叶家人居然是这样的态度,真是狗咬吕洞宾,他实心实意的想要救人,却没人相信他。

就在江辰准备离开的时候,叶家的一名佣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叶宁海瞪了佣人一眼:“我说过多少次了,遇事不要慌。”

那佣人深吸了几口气,平稳了自己的气息后,开口:“薛家的人来了。”

“薛家的人?来做什么?!”听到薛家来人,叶宁海微微蹙起了眉头。

他们叶家和薛家有世仇,多年以前,两家的实力还算相当,谁也奈何不了谁。

可自打叶家老爷子过世之后,叶家这两年一直都在走下坡路,薛家却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家族实力蒸蒸日上。而今两家的差距越拉越大,薛家也是越来越嚣张了。

“我看,这薛家人肯定没安什么好心,我们根本没必要见,赶走就是了。”叶诗诗开口道。

叶家众人纷纷点头,都觉得叶诗诗说的有道理,刚要开口同意,门外却传来了一阵嘲笑声。

“我兄妹二人好心给老太太送药王帖,你们叶家人却连见都不敢见,直接要赶人,这就是你们叶家的待客之道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