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天人府 > 

驳婚煞

第4章 驳婚煞

“能换个条件吗?”听到司徒荆南居然提出这样要求,叶雨涵顿时面露难色。

“雨涵,我这么说,你或许会觉得我是在乘人之危,但实际上这是唯一的办法。如果只是几十万的话,只要雨涵你开口,我立马给你转过去,可一千万不是小数目,我毕竟还不能完全当家做主,白白拿出一千万,总得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可,可我已经结婚了。”叶雨涵俏脸苍白道。

听到叶雨涵这么说,身旁的苏曼立即道:“雨涵,我真不明白,你对这个废物有什么好留恋的。你看看人家荆南少爷,难道不比他强千倍万倍?追了你这么多年,你就一点也不动心吗?”

听到苏曼的话,司徒荆南立即表态:“苏阿姨,我是真心喜欢雨涵的,即便她已经结婚了,我也不介意,只要雨涵同意和那个江辰离婚,我可以马上娶她过门。”

“雨涵,你看看,荆南少爷对你可真情实意啊!”苏曼道。

实际上司徒荆南作为司徒家的少爷,让他娶一个被人穿过的破鞋过门,即便这个女人再漂亮,他自然也是不会愿意的。不过他知道,叶雨涵和江辰两个人的婚姻完全是叶家老爷子强行定下来的,他们结婚这三年,叶雨涵从来都没有让江辰碰过。

“雨涵,你还犹豫什么呢,如果我是你的话,肯定要跟江辰那个废物离婚!”

“那个废物,干什么都不行,和荆南少爷比起来,给少爷提鞋都不配!”

“离婚吧雨涵,只有跟荆南少爷在一起,你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叶家的众亲戚,此时此刻,无一不在帮司徒荆南说话。

其实他们并不在乎叶雨涵过的幸不幸福,但只要叶雨涵肯跟江辰离婚,嫁给司徒荆南,叶家的所有人都会得到好处,而且有了司徒家做后盾,收拾薛家只是时间问题。

“雨涵,就算你不为了自己,也得为奶奶考虑考虑吧?”

“只要你答应荆南少爷,不仅可以摆脱掉江辰那个废物,也能救醒奶奶,一举两得的事情,不是很好吗?我相信你爷爷如果在天有灵,也一定会答应的!”

苏曼不停的劝说着叶雨涵。

“我……”叶雨涵瞧着苏曼,面露苦色。

想当初结婚的时候,爷爷曾在私下里,拉着她的手和她说,嫁给江辰,她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所以,即便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的这段婚姻,可叶雨涵还是带着希望,甚至愿意一次又一次的给江辰机会。

可是到了现在,叶雨涵真的是感觉快支撑不住了。

“雨涵,这件事我不想强迫你,更不想让你觉得我趁人之危,你可以慢慢考虑,只是不知道奶奶还可以撑多久。”电话那端的司徒荆南假惺惺的说道。

“叶雨涵,你要还有良心,就答应荆南少爷!”叶宁海说道。

“奶奶能不能醒,就在你一念之间!”叶诗诗跟着道。

“雨涵,答应吧,算妈求求你,难道你忍心看着妈下半辈子一直受苦吗?!”苏曼抓着叶雨涵的胳膊,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

“妈……”叶雨涵含泪看着苏曼,最终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好,我答应。”

她知道这样做对不起江辰,可是为了救奶奶她别无选择。

“太好了雨涵,我马上就跟我爸说,你等着我,我很快就给你送支票过去。”电话那头,听到叶雨涵答应了下来,司徒荆南的话音显得十分兴奋。

另一边。

江辰离开了叶家后,抱着怀里的大鱼,回到了三桥下。

被叶诗诗说成是臭水沟的地方其实并不臭,不过水浑到是真的,一眼望去,即便是白天,也瞧不见水下任何东西,更不要说在晚上。

“你也是命不该绝。”江辰抱着鱼,俯下身,喃喃自语的同时,将鲤鱼放进了水中。

大鲤鱼在水面上扑腾了一阵,弄出的水花溅了江辰一身。

“要不要这么小气……”江辰赶忙站了起来,大鲤鱼这才翻了一个身,没入了水中,不见踪影。

掸了掸衣服,江辰回身上了桥,伸手准备拦一辆出租车回家,一辆劳斯莱斯却抢先停到他的面前。

车停稳后,一个中年男子下了车。

男子看年纪约莫四十出头,一身的西装革履,梳着一副大背头,头发上涂满了发蜡,一双鹰眼如闪电一般凌厉,气度不凡。

他来到江辰的面前,深鞠一躬,而后态度恭敬的开口道:“二少爷,多年不见。”

“梁振,你不在京城待着,跑来这做什么?”看到来人,江辰突然眸光如炬,语调冰冷。

“老爷子吩咐我,接您回家。”梁振开口道。

“凭什么接我回去?!”江辰冷漠问道。

“老爷子说,当年的事,是他不对,他向您赔礼道歉,希望您回去,只要您和我回去,他愿意即刻让出家主之位,由您来继承。”

“梁振,你知不知道,过了明天午夜,意味着什么?”江辰看着梁振,突然笑了笑:“他知道,所以害怕了,才会派你来,对不对?”

“这……”梁振有些语塞。

十四年前,江辰八岁。

一场国宴,被天人府相中。

天人府主亲收江辰为徒,传江辰毕生所学,天人府众皆尊称江辰少主。

以至于有传闻说,府主有意培养江辰为其传人,执掌天人府。

江家因此风头无两,被京城权贵奉为贵客上宾。

直到四年前,江辰十八岁。

天人府主突兀地下达了一纸天人令,逐江辰出天人府,永世不得入府。

江辰的爷爷得到消息后,唯恐江辰连累江家,不仅即刻与江辰断绝了关系,甚至还命人把江辰逐出了京城。

被逐出家门,且身无分文的江辰,辗转了将近一年,才流浪到了龙海城。

世人只道天人府少主突然被逐出府门,却不知这一切都只是刻意安排。

第一眼见到梁振的时候,江辰确实有些意外。

可他随即就明白,四年了,江家应该知道了些什么。

天人府逐人,历来只有一个要求,被逐者,永远不能施展在天人府所学一切,更不能透露与天人府有关的半点消息,否则以叛国论处,杀无赦!

只有江辰是个例外,没人知道天人府主有何深意。

不过仅此一点,若是被江家知晓,只会引来无限惶恐。

江辰所学本领,乃天人府主亲自传授,若没有天人府限制,想要报复江家,一人足矣。

届时,江家恐万劫不复。

“二少爷,老爷子是真的知道了错了,当年的事情,他也实属无奈,只要您愿意回江家,任何的条件,随便你开。”

“回去吧,告诉他,早在四年前,我已经与江家恩断义绝,想让江家无忧,就别来烦我。”

江辰原本对江家很有归属感,但四年前发生的那件事,让他彻底的看清了这样的家族是不存在什么亲情的,家族的利益永远大于一切。

见江辰态度如此坚决,梁振就知道劝江辰回叶家这件事恐怕暂时是没有任何的希望了。

于是他便道:“二少爷,回家的事情先不急,您再考虑考虑,这张银行卡是您母亲托我交给您的,您务必收着。”

“我妈……她还好吗?”如果说,整个江家,江辰还能有牵挂之人,恐怕就只剩下他母亲了。

“她很好,只是很想您。”梁振道。

江辰微微叹了一口气,接过了这张银行卡,问道:“这卡里有多少钱?”

“余额差不多有一百亿左右,还可以透支一百亿。”梁振说道。“另外,您母亲还买下了龙海城的鼎盛集团,已经落在您的名下。”

“鼎盛集团?”江辰微微皱了皱眉头。

鼎盛集团可是龙海城首屈一指的集团企业,旗下的业务遍布广泛,就连龙海城的首富和第一世家,在商业方面也要逊色鼎盛集团几分。

“这是老头子的意思吧?”江辰眸光深邃的看着梁振。

他的父亲去世的早,母亲在家中的地位并不高,要不是江辰昔日被天人府主收为弟子,母凭子贵,他的母亲在家中是不会有任何话语权的。

可是这份富贵,在江辰被逐出天人府后就消失了。

甚至她想再见江辰一面都求之不得。

如今虽然过了四年,但却根本不可能攒下这么多的钱,更不要说为他买下市值近千亿的鼎盛集团,哪怕这些钱对于整个江家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二少爷明鉴,这钱确实是老爷子出的,但也是您母亲的要求,她说这是对您的亏欠,您应得的。”

江辰微微有些沉默。

梁振见状,补充道:“您母亲希望您能收下,这笔钱也是江家对她的亏欠,她不想便宜了江家。”

“回去告诉我妈,让她照顾好自己。”江辰对着梁振道。

梁振点了点头道:“回家的事,您再考虑考虑,我的手机号没有换过,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梁振上车走后,江辰微微叹了一口气,抬起头,仰望星空。

四年前,他离京的时候,曾卜算过一卦,他母亲在江家命有一劫,而且就是在他离京之日,可他却无能为力。

江辰望着星空,繁星点点,就在这时,一颗璀璨宫星骤然暗淡了下去,继而微微的闪烁了起来。

江辰微微一愣,下意识喃喃道:“我记得雨涵五行属土,我为金,本命星皆在东南,夫妻星宫在北,木土二三四上加,金五六七孤寡煞,这是……驳婚煞!”

江辰捻指掐算,继而脸色微变。

命犯驳婚煞,且煞在时支、被合坐七杀,如果得不到调理破除,他和叶雨涵恐有婚变!

“好好的,他和叶雨涵的怎么突然会有婚变?”江辰微微皱了皱眉头,他的卦尽得师父真传,从来都不会出错。

看样子,他得速回叶家,看个究竟!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