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拒婚之后:薄少他真香了 > 

男人就是中央空调

第1章 男人就是中央空调

#当红花旦墨染忘恩负义,疑傍上新金主与寰宇解约#

这条已经爆了的微博挂在热搜上,引燃了无数吃瓜群众和粉丝的心。

有调侃的,有刷梗的,有破口大骂的,还有以为有个键盘就能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别人的,各式各样的评论眼花缭乱,一时间不知道该喷墨染不识好歹,连寰宇也敢私自解约,还是该喷本来好好一朵人间富贵花,被娱乐圈污染成了如此模样。

寰宇传媒,偌大的落地窗总裁办公室内,气氛凝固,本来是六月的天气,进了这里,好似寒冬。

墨染的前经纪人,见她跟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欣赏自己的指甲,仿佛外界的那些声音根本影响不到她,顿时来了火气。

“墨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合约期未满就私自发布解约消息,你真以为自己挣了几个钱,有了点名气,就可以不把公司,不把我放在眼里吗,这些年公司辛辛苦苦栽培你,就是为了让你在这个时候补上寰宇一刀吗!”

“天娱给了你多少钱,让你如此不识好歹,火了就单飞。”

听见陈藏这么说,墨染眼底没有一丝波澜,当初她进圈就是他在带,后来从经纪人坐上了总经理的位置,所以最有资格指责她,哪怕真正的老板还未发话。

她的表情颇为淡定,冷艳白皙的脸上并没有因此而羞愧不安,那双亮如星辰的桃花眼看向办公椅上坐着不发一言的男人,朱唇轻启,声音悦耳动听,“慕总,违约金我已经付了,签字吧。”

慕时清这才抬起深邃的黑眸,将视线落在这个穿着黑色吊带,性感妩媚的女人身上,抛出了橄榄枝,“你已经是公司乃至圈内的前辈,这时候闹出解约风波,恐怕不利发展,再待一年,我可以不要违约金,让你走。”

他的声音沉稳有力,仿佛天大的事情,从他嘴里说出来,都特别轻松,很好解决。

墨染眸色很淡,似乎还带着几分讥讽,“慕总这些话还是留着给后起之秀吧,难不成你们还想绑着我给寰宇赚钱。”

陈藏又火了,“墨染,你说的是什么话,当初你走投无路,是谁让你有了出头的机会,如今翅膀硬了,要单飞了,也不看看天娱是个什么地方,我们慕总一句话,让你哪里都混不起来。”

她微抿红唇,美眸里划过一抹冷意,“当初我走投无路,是你给了我机会,但这些年该还的都还了,你陈藏还想道德绑架我一辈子吗?”

“你!不就是总裁要跟沈氏集团的千金订婚了吗,你有必要用解约威胁吗?”

墨染像听到什么好笑的话,笑得很是灿烂,眉眼弯弯的,仿佛真的回到了当初那个不谙世事,只有十六七岁,可以不顾形象大笑的年纪,而后她的笑声戛然而止,白璧无瑕的脸上仿若蒙了一层灰暗,眼底讥讽异常。

她疏离的看着慕时清,“慕总,请问你也这么觉得吗?”

慕时清薄唇微抿,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修长的指节微微弯曲着,“我跟夏夏的事,你别怪她,她很单纯,我曾经是觉得带刺的玫瑰很吸引人,但遇见她才发现,温室里的小白花,一样有魅力。”

她嗤笑一声,“关我什么事,你喜欢带刺的玫瑰还是小白莲,都跟我没关系,我今天来,是解约,你听不懂人话吗?”

“如果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继续下去的可能,我可以给你想要的所有资源,但你只能和之前一样,隐藏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不要找夏夏的麻烦。”

墨染美眸微缩,仿佛这样的话不是从慕时清嘴里说出来的,毕竟在这之前,她一直觉得这个男人清风霁月,没想到只是表象罢了,自己当初是怎么眼瞎看上他的。

她缓了好一会才沉声道:“慕时清,你是不是有病,我在跟你提解约,你在施舍我,还是觉得我跟那些女人一样,可以做你的地下情人,让你享齐人之福?你喜欢沈夏,你要跟门当户对的人联姻,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男人的眉头狠狠的皱了一下,他一向不喜疾言厉色的人,更觉得墨染这话让他原本还抱着几分侥幸的心理瞬间浇灭,他冷下声音,“离开了寰宇,你没有地方可去,这些年赚的钱都赔违约金了,为了跟我赌气,值得吗?”

墨染站了起来,拿起Chanel的链条包,踏着猩红色丝绒高跟鞋,走到慕时清面前,掀起红唇,“是个男人就赶紧签了解约合同,我去哪里,跟你没有关系。”

一番僵持下,慕时清签了合同,但却把黑卡还给了墨染,“这些年你也不容易,有什么困难记得跟我说一声,能帮的我一定帮。”

她偏着头,侧颜美绝,身上香气让慕时清下意识蹙了眉,墨染舔了舔贝齿,笑意盈盈的道:“慕时清,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这样一句话。”

男人如玉的脸庞一如既往的温润,但眼神不复从前,她也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女人,在慕时清眼里,她墨染不过是他一时兴起逗弄的玩具,根本不曾抱着真心对待,他的选择是门当户对,是豪门联姻,是沈夏,是除了沈夏的其他名媛,但不是她。

慕时清疑惑的看着她,静待下文。

墨染嘴角微勾,“像个脚踏几只船的渣男,中央空调懂吗?你这种智商和魄力还是别当总裁了,眼神还不好,我有个认识的眼科医生,要不要让他给你看看。”

这时陈藏忍无可忍了,“墨染,你在欺负总裁不屑与你这种人多费口舌,说不了你的市井之语,就随便指桑骂槐吗?”

慕时清只微微一笑,“墨小姐,不送。”

她拿走合同,也把那张黑卡拿了走,这些年给寰宇赚了不少,凭什么走的时候还要倒赔三千万,既然慕时清不要,那她就拿着,这些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直到那抹纤细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慕时清抬手捏了捏鼻梁,语气凉薄,“通知官媒,墨染已经和寰宇解约,也和业内打个招呼,让她哪里也签不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