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鬼手毒医 > 

尖酸的大伯娘

第2章 尖酸的大伯娘

整个地下基地的信号都被拦截了,女子根本无法与外界联系,他们这么做只有两个目的,第一,让她误以为她的队友被抓,第二,不让她的队友知道对她下手的人到底是谁。

如果没有乔伊静,阿道夫他们或许不敢真的对她下手,但是……

女子微眯着眼睛,唇角挑起一抹阴冷的笑意,现在他们显然是不会让她活着走出这个地下基地,不过,就算如此,乔伊静以为她真的没有办法让老黑他们知道到底是谁对她下手的么?

想到刚刚爆炸的那个管状物体,女子笑容里多了几分玩味——

就算她死了,她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女子微微闭上眼睛,耳边似乎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在绚烂火光中的女子仿佛被金色的光芒包裹住了,原本暗淡漆黑的小黑球渐渐地发出幽幽的黑光。

而与此同时,已经从秘密通道离开了的乔伊静转身看向已经成为一片火海的地下基地,火光冲天,哪怕离得极远,乔伊静也能够感受到迎面扑来的热度。

在明亮的火光中,乔伊静脸上的笑容阴冷而得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就不信她还能活下去。

“乔小姐,你的手受伤了。”接应乔伊静的人看到她的右手有伤口,开口提醒道。

乔伊静如今正处在兴奋和得意中,根本无暇顾及什么伤口,并不理会,掏出手机便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事情办妥了。”

手机那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乔伊静笑了一声,道:“放心,她肯定是尸骨无存。”

在安静的夜里,她的语气阴森残酷得让人忍不住背脊一寒。

房间内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四周原本白色的墙壁已经有些微微泛黄了,不大的房间内摆了三张病床,最靠边的病床上坐着一个瘦弱的少女。

少女面容苍白,浑身上下没有几两肉,看上去就跟个小难民似的,坐在一旁的邓琳看了,眼里掠过几丝同情和怜悯。

正巧这时护士走了进来,她看了一眼快要吊完的葡萄糖,开口道:“好了,可以拔针了。”

说罢,便上前,撕开医用胶布,然后迅速平稳地将针拔了出来,手背上沁出了一滴鲜艳的血。

邓琳见护士处理完之后,才开口问道:“夏琰,要不要上洗手间?”

少女对着邓琳摇了摇头,嘴角似是带着一些笑意,道:“不用了,老师。”

看到少女这么乖巧的样子,邓琳叹了口气,如果不是今天的事情的话,她还不知道她这个学生到底过的是什么日子呢,她尽量让脸上的表情柔和一些,道:“那你先在这里等会儿,老师去找一下医生。”

毕竟是从楼梯上摔了下来,邓琳觉得不在医生那儿再三确认少女真的没事的话,她自己也不放心。

少女点了点头,目送着邓琳离开。

待邓琳离开,少女低头,目光落在了那只没有吊葡萄糖的手上,然后用力地攥紧了拳头,尖利的指甲深陷在掌心中,这些小小的疼痛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反倒是因此而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呵!

她居然又活过来了!

想到地下基地的那场大爆炸,连她自己都认定了自己是必死无疑的了,哪知道再睁眼,她竟然在另一个人的身体里活了过来?

从那些破碎的记忆中,她知道她现在叫夏琰,今年十三岁,是个初三的学生,一个小时之前在学校的楼梯上摔了下来。

“夏琰……”

少女闭上眼睛,没有血色的唇间呢喃般地喊出这个名字。

“夏琰!”

病房里响起一道尖细的声音,这道声音仿佛是一个开关键似的,一下子打开了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使得少女眉头紧蹙。

下一秒,少女睁开双眼,平静的眸底掠过一丝冰冷的锋芒。

对于做会计这一行的人来说,就是越老越吃香,李玉娥就是学会计出身的,她做会计这一行已经有十几二十年了,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老会计了。

只是和她在同一家公司上班的还有一位履历比她还要更加资深的老会计,因此一直以来,李玉娥都被这个老会计压在头上,直到两个多月前,这位老会计辞职了,新来了一个叫肖丽的年轻女生,李玉娥才得以翻身把歌唱。

肖丽刚来这个公司的时候,李玉娥可把她使得团团转的,有种想要把在老会计那儿得到的怨气全都发泄到肖丽身上的感觉。

只是这个肖丽也不是吃素的,没几个星期的时间,李玉娥就发现她对她吩咐的事情并没有如期完成,而且还三不五时地请假,结果原本属于肖丽干的活儿,全都落到了李玉娥的身上。

可偏偏肖丽不知道什么时候勾搭上了老板,主管为了讨好老板,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了。

肖丽也是个睚眦必报的,李玉娥怎么对她,她就怎么“回报”她,甚至仗着和老板的关系,肖丽更加的嚣张。

于是,原本以为自己可以翻身把歌唱的李玉娥现在一个人领一份工资,却干着两份活儿,这让李玉娥这段时间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都黑着一张脸,仿佛所有人都欠她一百八十万似的。

这天,李玉娥花了一早上的时间才把资料整理好,还没来得及交给老板就接到了学校打来的电话,说夏琰从楼梯上摔了下去,进了医院。

李玉娥怎么说也是夏琰的大伯娘,而且还是学校亲自打电话过来的,李玉娥不可能不闻不问,只好跑去跟主管请假了,可是哪知道主管得知她要请假,便不由分说地扣了她一天的工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