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冲喜新娘:秦爷的掌心娇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大少奶奶还是省点力气吧,免得我们不小心伤了大少奶奶的皮肉!这里是秦家老宅,一只苍蝇都不可能飞出去的!”

“既然已经被顾家许过来冲喜,不如好好照顾大少爷,大少爷醒了,好日子少不了你的,何必与好日子过不去呢?”

毫不客气说这话的正是秦家的管家金管家,她此时看着顾渺,满眼鄙夷。

被她推倒在地上的顾渺冷笑一声,不气不恼,淡定地爬起身。

“你既然称呼我一声大少奶奶,还敢对我这么粗鲁。怎么,这秦家你当家做主吗?”

金管家被顾渺怼得脸色一青,咬了咬牙。

她倒要看看这顾渺能神气多久,不过是个被送过来的物件,还敢这么心高气傲的!

“老夫人吩咐过,大少奶奶这几日都必须和大少爷在一起,除非大少爷醒过来,否则大少奶奶不可以离开这个房间!”

“希望大少奶奶能识时务一点,我就不打搅大少奶奶休息了。”

金管家冲顾渺翻了个白眼,转身将房门甩得震天响。

顾渺没理她这些小把戏,提着婚纱扭头就进了屋。

要不是因为外婆,她绝对不会留在秦家。

她原本和外婆一起生活在乡下,可是外婆这两年身体愈发不好,医生说需要移植肾脏,外婆才能活下来。

她虽会医术,可她的医术没办法治好外婆,于是她便开始筹钱帮外婆寻找肾源。

谁知早跟她断了联系的顾家却在这个时候突然联系上了她,说要认回她这个流落在外的女儿。

还跟她说,只要她来京城,顾家就帮她安顿好外婆。

为了外婆,她答应回到顾家。

谁知道不过两天,顾家就把她送到了秦家,当冲喜新娘!

她当然不愿意,还逃过一次,顾家人拿外婆威胁她!

无可奈何,她只好答应嫁入秦家。

她发誓,会让顾家付出代价!

顾渺看着宽敞大床上躺着的俊美男子。

男人鼻梁笔挺,五官深邃,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投下扇形的阴影。

这是一张被神祗偏爱的脸。

只是此刻男人戴着呼吸面罩,面色蒙着一层死亡的灰翳。

看样子消息不假,秦家长孙的确是将死之人。

也难怪秦家老夫人相信迷信之说,四处找什么和秦宴八字吻合的新娘!

顾渺微微蹙起眉,如果想要顾家付出代价,那么秦宴就不能死!

她需要他!

思及此,顾渺直接为秦宴搭脉。

刚搭上脉,顾渺就皱起了眉头。

她迅速掀开被子,解开秦宴的衣服。

只见秦宴的胸口处有一块巨大的黑青色!

再看手臂,同样有一条黑青色的线!

秦家长孙不是生了病,而是中了毒!

简直是天助我也!

顾渺惊喜若狂。

她继承了母亲的衣钵,是一名古医者,最擅长的就是解毒!

如果她能顺利解开秦宴身上的毒,等秦宴醒来,自己不就是他的恩人了?

一时间,她脑海中已经有了计划。

她从大腿上取下一个小包,从里面拿出三根银针,毫不犹豫地朝着秦宴胸口的穴位插下去。

然后划破秦宴左手的食指,放出毒血。

毒性顽固,不可能一朝一夕就解完。

但眼下这是能让秦宴最快醒过来的办法,只有秦宴醒过来,她才能出去看外婆。

顾渺认真地捏着秦宴的手指,逼出里面的毒血。

完全不知道床上的男人眉头一皱,一双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猛地睁开。

他侧过脸,看见身旁身穿婚纱的顾渺,眼底登时泛起杀意。

他狠狠一拉,双手钳住顾渺的手臂,翻身将顾渺压在身下。

“你是谁!”

顾渺一惊,身体不自然地瑟缩起来。

她的身体被男人完全罩在身下,从出生到现在,她还没跟哪个异性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过。

她算着时间,秦宴怎么也要过三个小时才能醒,他怎么醒得这么快!

“回答我!”男人再次冷声逼问道,收紧了钳着顾渺的手。

“我是你奶奶买来给你当冲喜新娘的,你要是不信的话,现在就可以去问奶奶!”

“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顾渺暗暗挣扎几次,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她小小的挣扎根本毫无用处。

“你刚才在做什么?既然是新娘,大婚当日就敢对丈夫下毒手?”

秦宴显然不相信她的说辞,他抬起左手,手指还在流血。

顾渺身上的婚纱,染上了朵朵红花。

“我是在给你解毒!如果没有我,你能那么快的醒过来吗?”

闻言,秦宴的右手毫不犹豫地扣住了顾渺的脖子。

空气被剥夺的滋味,让顾渺产生了巨大的恐惧感。

男人贴近她,唇瓣几乎碰到她的耳垂,可男人的神色冰冷又危险:“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

她没想到秦宴是个完全不听人说话的主。

她不能被秦宴杀死!

“杀......杀了我,你也见不到今天的太阳!而且你绝对再也找不到能帮你解毒的人,除非给你下毒的人良心发现!”顾渺竭尽全力吐出这句话。

话落,秦宴泛着幽光的双眸,锁定在顾渺身上。

男人的压迫感太强。

顾渺勉强保持镇定,指着秦宴的左手说:“这是为了将你体内的毒血逼出来,你自己看,胸口还插着银针呢!”

秦宴垂眸,果真看见大敞的胸膛上插着三根银针。

看见银针的瞬间,秦宴眼底闪过一丝惊愕。

这世上能用银针救人的,只有古医者,他一直在暗中寻找古医者的存在。

眼前的女人,是古医者!

“你是谁?”秦宴再问。

顾渺都要怀疑他是不是耳背了,她气呼呼地道:“顾渺!”

“你是顾德天的女儿?”

“嗯。”虽然不想承认,顾渺还是点了点头。

“据我所知,顾德天的女儿不是你。”

“我是他的私生女,刚从乡下被抓回来!”

秦宴没再说话,松开顾渺,虚弱的靠在床头。

他看了眼自己沾着血的左手,语气冷酷地道:“你刚才说能帮我解毒?详细说说。”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