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冲喜新娘:秦爷的掌心娇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在秦宴松开手的瞬间,顾渺就从床上翻滚下来。

她刻意和床拉开距离,扶着沙发就坐下喘气。

听到秦宴的问话,她涩涩开口:“是,我是能给你解毒,而且你身上的毒只有我能解。所以秦先生,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

男人轻蔑一笑:“你不过是奶奶给我找来的冲喜新娘,我死了,你也得跟着陪葬,我想我们没必要谈什么交易。”

闻言,顾渺登时就站了起来。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独断,一点不听别人说话!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

秦宴冷漠地盯着她,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你是觉得自己有和我谈条件的筹码吗?”

“......”

顾渺顿时噎住,气得咬牙切齿,气呼呼地重新坐回沙发上。

她原本以为自己有足够的筹码和他谈条件,谁知这个男人连自己的命都不在意!

她的计划还没踏出第一步,就要被迫终止了吗?

“过来!”须臾,秦宴忽然唤她。

顾渺回神,侧过脸虚眯着双眼盯着他,“秦先生是想通了,想要和我谈条件了吗?”

秦宴嗤笑一声:“倒水,我渴了。”

充满命令的口吻,顾渺差点没背过气去。

这个秦宴,简直是个大魔王!一点都不按套路出牌!

“我奉劝你,如果你还想多活几天的话,最好现在就去给我倒水,我说话不喜欢说两遍。”

刚才的经历还历历在目,顾渺边在心里骂,边老老实实地去倒了杯水过来。

秦宴却不接:“喂我。”

顾渺感觉自己要被气死了:“秦先生,你只是中毒,又不是残疾!”

“所以呢?”

轻飘飘的三个字,气得顾渺磨起了牙。

“慢点喝,小心呛到!”

顾渺老老实实把水送到了秦宴嘴边。可水还没喝几口,秦宴突然间吐出了一口鲜血,随即开始全身恶寒。

顾渺见状,登时皱起了秀气的眉:“你要真的想死,也不要现在死!”

她飞快取下秦宴胸前的三枚银针,又朝着头部的两个穴位插下去,随即迅速重新捏紧秦宴的手指,让毒血继续流出来。

秦宴的神志还是清醒的,他侧过脸,不动声色地看着顾渺的侧脸。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一个乡下来的女人,怎么会懂得古医术?

她到底是不是那些人故意安排过来的?

几分钟过去,身体逐渐恢复了平静。

秦宴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确是有几分作用。

顾渺松了口气,站了起来,认真地看着秦宴。

“好了,我和你承认,我和你谈交易,是因为我的外婆在顾家人手里。你奶奶也发话了,如果你没醒过来的话,我就得一直呆在这个屋子里。所以麻烦你暂且配合我,只要明天你奶奶看见你还活着的话,我就能去医院看我外婆了。”

顾渺自认已经表达了全部的诚意。

然而秦宴却冷声道:“带我去洗澡。”

顾渺霎时间暴跳如雷:“秦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女人炸毛的样子莫名有点像小奶猫,秦宴微微勾起了唇角:“如果明天想看你外婆的话,最好现在就开始听我的话。”

顾渺警惕的看着秦宴,“真的?”

“我不喜欢重复说话!你耳聋?”秦宴反问。

顾渺:“......”

她忍!

“婚纱不方便,我要先换下衣服。”

“左边第二个门。”

闻言,顾渺转身打开左边的门,里面是比房间还要大的衣帽间。

衣帽间里整整齐齐,清一色的黑西装白衬衫,她找了许久才从角落里找到T恤。

她脱掉身上的婚纱,将大了不知多少号的T恤穿在身上。

T恤很大,她穿可以当成裙子。

好在她里面穿了安全裤。

顾渺就这样走出了衣帽间。

此刻秦宴已经自己起来了,奈何站起来的时候,头一阵一阵的眩晕,他只得保持扶墙的姿势不动。

他之前几次毒发,三个月都不能下床。

没想到被顾渺救了两次,他居然已经能下床站着了。

看样子他应该和这个女人好好谈一谈。

顾渺一看到站着的秦宴,忙过去扶住她:“你身上的毒并没有清除干净,不可以擅自起来做危险的事情!”

“刚才的情况我能救你一次,但不是次次都能救,放血的方法对身体也是有害的!”

听到顾渺的声音,秦宴这才看向她。

看到顾渺穿着自己的衣服时,他愣怔了一秒。

这女人长得还不错。

此刻身穿他T恤的女人,干净又清纯,却自带一种让人移不开眼的诱惑力。

他不由多看了两眼。

“少说废话。”秦宴收回视线,语气依然冷淡。

顾渺已经习惯了秦宴的说话态度,她小心翼翼地扶着他,进了洗手间。

扶着他坐在马桶上之后,顾渺转身就准备出去。

“就这样走了?”

闻言,顾渺不解的扭过头看着秦宴:“不然呢?”

男人冷声道:“帮我洗澡。”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