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冲喜新娘:秦爷的掌心娇 >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顾渺霎时间红了耳朵尖,又羞又气:“男女授受不亲!”

秦宴却很坦然:“是你刚才说我不能做危险的举动,否则就会毒发。洗澡有很多动作,我怎么知道哪些动作是不危险的?”

闻言,顾渺觉得自己胸口堵着一口气

她怎么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秦宴是魔鬼!

见顾渺不说话,秦宴又说:“我们现在的身份是夫妻,怎么?你嫌弃我?”

男人的语气中,隐隐透着危险。

顾渺牙咬切齿:“那秦先生可要受好了,我可是第一次帮人洗澡,难免会出差错。”

秦宴一眼看出顾渺的心思来:“不要耍花样,不然明天你可就见不到你外婆了。”

“......”

她真后悔刚才和秦宴坦白。

如今想来,刚才秦宴和自己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分明就是在套自己的话。

臭男人,暴力狂加疑心病!

算了,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不和他计较。

秦宴看她不动,又命令道:“帮我脱衣服。”

顾渺认命地帮秦宴脱衣服。

等把秦宴衣服脱下来之后,她才惊讶地发现,虽然秦宴看上去是个病秧子,身材却是有些料的。

肌肉线条起伏流畅,充满了力量的美感。

顾渺脱到裤子的时候,秦宴皱起眉头抓住她的手:“裤子不用!”

顾渺顿时觉得舒坦了,感情这个男人还是会害羞的呀。

她戏谑地道:“你确定?”

秦宴蹙眉:“原来你这么急不可耐?”

“是你叫我帮你洗澡的!难道你洗澡不脱裤子的吗?”

“嗯,不脱。”

顾渺:“......”

好,她败了。

她也不和秦宴掰扯了,起身去调花洒的温度。

而后找了个椅子过来,将秦宴扶着坐在椅子上。

然后一手拿着花洒打湿秦宴全身,又帮他上了沐浴露。

顾渺试探地问:“需要搓背吗?”

秦宴只是想试探她,看看她为了外婆能做到什么地步,却没想到她还能问出这种问题来。

他眼睛都没睁:“不需要。”

顾渺已经将秦宴当成了自己的外婆。

在乡下的时候,她和外婆经常一起洗澡,互相搓背。

洗手间的水温逐渐上升,顾渺卖力的给秦宴洗澡,秦宴则一直闭着眼,面无表情。

洗澡结束,穿上浴袍的秦宴被扶着走回了床边。

看见床单上的血花时,他嫌弃的皱了皱眉头,说:“沙发我睡,你睡床。”

顾渺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

大魔王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善良?

“沙发床拆开,衣帽间有个柜子里有新的被子,拿出来。”

这时顾渺也注意到床上的颜色,顿时反应过来。

原来这狗男人有洁癖,怪不得刚才坚持要洗澡,是因为身上沾着血,不自在!

顾渺假装高兴,就让秦宴睡在沙发上。

她可丝毫不介意床上的东西,直接将床单什么的拆掉往地上一丢,筋疲力尽的躺在床上,几乎是秒睡。

深夜,秦宴并未入睡。

阳台上的落地窗打开,一个人影溜了进来,走到秦宴身边,欣喜若狂地轻呼道:“老板,你真的醒了!”

老夫人的迷信行为居然不只心理安抚作用!

自家老板竟然真的没事了!

秦宴冷声问道:“我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老夫人见老板你一直没有醒,就找了个算命的,说是找个与老板八字相合的女人冲喜,老板就能醒。”

“顾渺是顾家从乡下接回来的私生女,顾家的生意正好也出了点问题,所以老夫人以两个亿,让顾家把顾渺送来给老板当冲喜新娘。”

“顾渺的身份调查清楚了吗?”

“都调查清楚了,顾渺一直和外婆一起生活在乡下,从未出去过,来历干净,不是二老爷的人,也不是黑岩堂的人!”

听到这里,秦宴的神色变得复杂起来。

顾渺的身份绝对不会如此简单。

沉思片刻,秦宴抬眸,问道:“当初白子书说,我身上的毒谁可以解?”

元迎惭愧的低头:“白医生说只有懂得古医术的人才能帮老板解毒,元迎无能,已经找遍多个国家,还是没有找到古医者。”

秦宴意味深长的看着床上的顾渺,他心中已经有了计划。

“古医者暂时不必找了,你现在就亲自去趟顾渺生活过的地方,我要她全部的信息资料。”

“是!”

......

天亮。

顾渺觉得这一觉睡得很是舒服,坐起来伸了个懒腰,被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秦宴给吓了一跳。

“轮椅推过来。”

一大早就开始使唤人。

“秦先生,郑重声明一下,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女佣,而且现在应该再加个身份,我可是你的恩人!”

女人的小表情尤为认真。

秦宴轻笑一声:“从这个房间里再叫一个人出来,我就不使唤你。”

顾渺磨牙忍耐,一想到今后要和这个魔头继续生活下去,她就觉得自己肯定要少活好几年!

一定要尽快安顿好外婆,她才能好好对付顾家,然后和这个魔头离婚!

顾渺推着轮椅走到秦宴的身边,就见他已经自觉抬手,顾渺懒得与他计较,扶着他坐在轮椅上。

“你的腿没事,坐什么轮椅啊!”顾渺突然惊觉。

都说秦宴六年前就已经双腿残疾,然而昨天晚上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她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个问题。

此刻看着秦宴坐在轮椅上,她才反应过来。

“泄密我就杀了你。”秦宴冷酷的威胁道。

他是故意的。

他就是要看看顾渺会不会将自己不是残疾的秘密泄露出去。

只要顾渺泄了密,他第一时间就能知道她是谁的人。

顾渺皱起了脸:“我不想知道你的秘密!”

“晚了,”秦宴看到女人皱起来的脸,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不过还有一种办法,能解决这种情况。”

顾渺追问道:“什么办法?”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