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冲喜新娘:秦爷的掌心娇 >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灭口。”

扔下这句话,秦宴便推着轮椅从顾渺身边掠过。

顾渺深呼吸一口气,自我安慰,不能和一个病人计较。

秦宴熟练地推着轮椅来到了门口,然而门反锁上了,他推了几下,没有推开。

男人不悦地皱起了眉。

这时外面传来金管家的声音:“大少奶奶,昨天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明白了,老夫人吩咐过,你必须陪在大少爷身边七天七夜,大少爷什么时候醒,你什么时候才能出来。至于三餐,我会按时给你送来!”

顾渺走到秦宴的身边,咧嘴一笑,耸耸肩。

似乎在说:不怪我。

秦宴皱起了眉,他并不知道自己奶奶竟做出了如此荒唐的事。

他冷声开口:“金管家,是我,开门。”

外面安静了将近半分钟:“大......大少爷?!”

“是我。”

哐当一声,房门被迅速打开。

金管家看见坐在轮椅上的秦宴时,她差点以为是自己老花了眼。

她喜极而泣:“大少爷,你真的醒了!”

“我现在就去告诉老夫人这个好消息,现在就去!”

说罢,金管家就跑走了。

顾渺刚想率先出门,却不想耳边传来秦宴的声音:“推轮椅。”

她沉着脸盯着秦宴。

秦宴面无表情,他的轮椅占据整个门的空间,一动不动。

顾渺无声之中动着嘴皮子,暗戳戳骂着秦宴。

她推着轮椅缓缓从房间出来。

秦家老宅很大,总共五层,他们就住在三楼右边的房间。

光秦宴一个房间的面积,就基本上超过市面上的大平层,不得不说秦家是京城数一数二的豪门世家。

顾渺推着轮椅走到电梯门口。

电梯门打开,里面站着个身穿花衬衫,一脸宿醉模样的男人。

他挑着眉看着轮椅里的秦宴,眼底闪现过震惊。

再看到站在后面的顾渺,他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拍手道:“真没想到奶奶请来的算命的那么厉害,半个月没醒来的大哥还真是被冲喜给冲醒了,弟弟在这里先恭喜大哥了!”

眼前男人放,荡轻蔑的样子,顾渺怎么瞧怎么不顺眼。

男人玩味的绕到顾渺的身边,戏谑道:“大哥,你的冲喜新娘长得不赖呀,你也无福消受,要不要弟弟帮帮你?”

啪!

突如其来的一掌,直接拍在男人的后脑勺上。

因为毫无预兆,那男人双脚没站稳,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连秦宴都未曾想到顾渺这突然间的出手。

既然如此,他便安静地看起了戏。

顾渺用长辈的口吻呵斥道:“帮什么?你称呼他一声大哥,就得叫我一声大嫂!长嫂如母,你有规矩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爸妈没被你气死?”

顿了顿,顾渺侧过脸问:“他是你哪个弟弟?”

“二叔的儿子,秦皓。”秦宴微微动唇道。

顾渺松口气,好歹不是和秦宴一个爹妈。

因为她记得秦宴的父母在二十年前就过世了。

秦皓从未被女人打过,就是亲妈都没有!

他气得全身都在发抖,从地上爬起来,面目狰狞的骂道:“你算哪根葱,敢打我!”

秦宴挑起了眉,神色阴冷:“是我太太刚才的声音不够响亮,需要拿个喇叭重新说一遍吗?”

顾渺暗自窃喜,还算秦宴有点良心。

原本气焰嚣张的秦皓看到秦宴又恢复成以前那副冷厉的样子,登时不由自主的害怕起来。

他不甘心。

因为即便秦宴是个废物,他还是能压过自己一头。

秦宴不死,他就无法顺利的继承盛华集团总裁的位子。

秦皓冷笑一声:“大哥还护起妻来了,也不知道这能护多久啊?”

“至少是比你久!”顾渺双手环抱,上下打量了秦皓一眼,“没日没夜的喝酒疯玩,你的身体早已经亏空,小心哪天就断命在温柔乡啊。”

“你竟敢咒我!你还真以为自己是秦家大少奶奶不成!你不过是我奶奶花两个亿买回来的玩物,顾家不要的私生女而已!而且还是个被遗弃在乡下的土包子!我想要玩弄你,轻而易举!啊!”

秦宴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根黑棍,黑棍瞬间拉长,秦宴挥着棍子,狠狠地在秦皓的左膝盖上打了一下。

秦皓嗷的一声,抱着自己的左腿,在地上打滚。

“我不过半个月没醒,什么时候这个家轮到你来做主了?我的妻子,你也敢当着我的面羞辱?”

秦皓怒极:“明明是她先打我咒我,大哥,你凭什么打我!”

“想想你自己刚才说的是不是人话!真不知道是不是基因突变,明明瞧着我老公那么好,怎么有个弟弟是这副样子!真是丢人喏!”顾渺嫌弃的皱皱眉。

不过一回想刚才自己喊老公,她浑身一阵恶寒。

虽然知道顾渺就是仗着自己的势,但秦宴没想到她居然还拿捏着恰当的分寸。

他什么也没说。

秦皓一向是和他作对的,如今越发放肆,他的确是要给他些颜色看看。

“你.....你们欺负我!”

秦皓从地上爬起来:“秦宴,我看你能护着这个女人到什么时候!像这种粗鄙的女人,根本不可能留在秦家!”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从三人身后响起——

“你这话是拐个弯在骂我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