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冲喜新娘:秦爷的掌心娇 >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

餐桌前,

秦老夫人已经恢复满脸微笑,她还特地让厨房准备了补汤,两份补汤不同,但都是给秦宴和顾渺准备的。

等着顾渺看到摆在秦宴面前的补汤时,她立马就将那补汤给端走。

秦宴侧过脸静静地看着她。

顾渺立马就朝着秦老夫人望去,她笑着解释:“奶奶,我在乡下的时候跟着老中医学过一些中医,现在秦宴刚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绝对不能吃这些大补的东西,否则身体承受不住,会有副作用的。”

“原来是这样,那就撤掉吧,给大少爷换点清淡的上来。”秦老夫人立马招呼保姆们将东西给撤下去。

她堆着笑,满眼都是慈蔼和疼爱,“渺渺啊,以后你就当这里是自己家,你现在可是打少奶奶的身份,也是这个家的女主人,想要什么,开口就是,可别委屈了自己,知道吗?”

“放心吧奶奶,我一定当这里是自己家。”

看着顾渺是个乖巧的姑娘,秦老夫人自然是心中欢喜,对顾渺就更加疼惜几分。

刚开始她也没抱着多大的希望,甚至还想过最坏的打算。

真没想到这个顾渺真是自己大孙子身边的福星啊。

思及此,秦老夫人将旁边放着的一张银行卡递到顾渺的身边,“奶奶知道你也刚刚回城,身边的东西不多,奶奶已经让人去准备了。”

   “不过奶奶还是觉得你应该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里面的钱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要是不够的话奶奶这里还有,别跟奶奶客气。”

顾渺很是感动,发现秦宴的奶奶就和自己的外婆一样,是温柔的老人家。

“奶奶,顾渺是我的妻子,她需要花钱的地方我来出就是,不需要您破费。”秦宴突然开口。

“你的钱当然是要给老婆花的,奶奶给的是奶奶作为长辈该给的!”秦老夫人不乐意。

秦宴没再说什么,任由奶奶去了。

早饭结束,秦宴就回到书房,准备处理他昏迷这段时间公司堆积下来的文件。

顾渺刚从秦老夫人那过来,看见秦宴这副架势,赶紧上前阻拦:“你现在不能劳累,而且昨晚放了两次血,现在你的身体超负荷了,需要静养。”

秦宴不搭茬,抬头,静静地看着她:“你之前说我身上的毒能解,你打算怎么解?”

顾渺闻言,微微勾唇,笑吟吟的说:“秦先生不是打算和我做交易吗?”

“我的话里有说要做交易的意思吗?”

顾渺:“......”

“你那么积极的想要给我解毒,我为什么要扫你的兴?”

   “......”

这意思就是她自己非要赶押子上架,热脸贴冷屁股呗。

她是嫌自己太闲了吗?

    顾渺气结:“那你到底怎么样才肯和我做交易?我就不信你真的不在意自己的生死,难道你不想报仇吗?”

“你身上的毒可不是普通的毒,一定是和你有深仇大恨并且有钱有势的人给你下的。那个下毒的人你肯定还没找到,你甘心就这样死掉吗?”

秦宴眉眼微垂,面无表情,只有眼神中藏着冷锐的杀意。

    他倏然抬头看了顾渺一眼,顾渺被他的眼神吓到,讪讪地道:“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和你做交易!顺便给你做个分析......”

“忘记自己身份了?”

    秦宴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丝毫不为顾渺说的话动容。

“秦宴,就算我是奶奶买来的,那又如何,我现在也是你的合法妻子!别总拿有色眼镜看我,你以为我愿意来秦家?”顾渺真是被气坏了,至始至终秦宴都是在试探她。

“你觉得自己说的话可信度高吗?”

    顾渺皱眉,她顿时明白了秦宴话中的另一层意思。

“顾家这二十几年都没想着将你认回来,顾家公司出现危机的时候,反倒把你从乡下接回来了。说不准你就是顾家存心卖到秦家当奸细的呢?”

语毕,秦宴目不转睛地看着顾渺。

    顾渺磨着牙,一字一顿地道:“秦宴,你有病,疑、心、病!”

    闻言,秦宴登时锁起了眉,他抓住顾渺的双臂,一把将她牢牢扣在了自己怀中。

    男人的体温吓得顾渺一跳:“秦宴!你放开我!你敢非礼我,信不信我扎死你!”

秦宴勾起了一抹戏谑的笑容,缓缓靠近她:“你刚才不是说你是我的妻子,既然是夫妻,这算什么非礼?”

    “......”顾渺又羞又恼,着急的扭过脸。

    她这一扭,秦宴的嘴唇恰好擦过了她的脖子。

    顾渺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秦宴!有话好好说!你和我是夫妻不假,但你别忘了你的身体,你现在不能经人事!好歹是第一次,总得给对方留个好印象吧!”

闻言,秦宴冷着脸,语气却很玩味:“看样子你是老手啊。”

“嗯?”顾渺后知后觉才明白秦宴话中的意思。

    她气呼呼的转回头:“我是个医生,了解病人的身体状况是基本流程,我这是好心提醒你!”

“我很质疑你到底是不是医生,所以为了证明你刚才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我就勉为其难地试一试。”

    说着,秦宴冷峻的脸越来越近,顾渺紧张得往后退,直接被男人禁锢在了书桌前!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