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你是浮光,遥不可及 > 

找到她

第1章 找到她

“顾先生,您献的血已存到血库,回去多注意……”

护士话还没说完,顾亦承撸下袖子,脸上尽是烦躁与不耐,他垂头点上一支香烟。

“慕知音呢?”

林一咽了咽口水,吞吐犹豫的说道,“先生,慕小姐她……她没有签字,跑……了。”

男人夹着香烟骨节分明的手明显顿了一下,棱角分明的脸上顿时掀起一阵寒意。

跑了?

在云城敢拿他顾亦承当猴耍的,慕知音还是第一个!

“找到她。”

冰冷的声音如死神的宣判。

凌晨时分,慕知音被几个保镖押送到顾亦承的私人别墅里。

厚重的离婚协议书劈头盖脸的砸下来,“慕知音,你本事大了,连我也敢骗。”

慕知音咬着唇一言不发,脸色惨白如纸。

她是骗了顾亦承。

昨晚她放话只要顾亦承愿意去医院献血,她就同意离婚。

可是……医生说三天后才能知晓血液是否匹配。

“再给我三天时间,到时候我会签字的。”慕知音的声音在颤抖。

顾亦承看着她的神情没有丝毫怜惜,眸中充斥着恨意,“你还真是恬不知耻!”

“亦承,当年的事情与我无关,如果我解释,你会相信吗?”慕知音眼眶泛红,眸光微闪。

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彻底惹恼了男人,他下了最后的通牒,“乖乖签字,我或许能放你一马,否则就凭你手上的人命,可以去监狱问问狱长信不信。”

心猛然顿疼,眼中的希冀一瞬间消失殆尽。

她看着顾亦承,那张冷峻的脸是如此熟悉,却又如此陌生。

从甜蜜到决裂,不过短短五年。

可是,慕知音不想顾亦承想起自己时,怀揣的只剩下恨意。

她不甘心,“亦承,阿姨的死跟我没有关系……”

话还没说完,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掌捏住她的下巴,手指逐渐发力,“你还敢提起她?”

饿狼般的墨眸紧盯着慕知音,那道视线随时随地会把她撕碎!

慕知音吃痛,眼角泛出泪花。

周身冷冽的气息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眼泪砸在顾亦承手背上,她却笑了,“既然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那就再等三天,我不会纠缠你,更不会问你要一分钱!”

她知道,顾亦承以为她是为了钱才拖着不肯离婚。

真是可笑!

她是慕家千金,云城第一名媛,名下的资产不计其数,她没有贪心到要吞下整个顾氏。顾夫人待她如亲生女儿,她更没有动机去伤害顾夫人。

可是……一切的证据都指向自己。

不论是五年前,还是现在,顾亦承都没给过自己解释的机会。

“不是为了钱。”男人眼神微眯,散发出危险的气息,“难道是江舒白满足不了你,所以又想爬上我的床?”

慕知音不禁堪堪一愣,闭上眼睛…只觉得全身冰冷,心突然发痛牵扯到肺部,她忍不住剧烈咳嗽。

哀莫大于心死,大抵就是这种感觉吧!

可这一幕落在顾亦承眼中,慕知音没有出口反驳,那便是默认了她和江舒白的关系。

也是,两个人突然消失五年,足以说明事实,他又何必再求证。

顾亦承的脸上酝酿着风暴,目光中多了几分杀气!

“我倒是可以施舍给你,这也是你作为顾太太应尽的义务。”他特地咬重了‘顾太太’这三个字。

顾亦承的视线在慕知音胸前的勾壑上飘忽不定。

慕知音缩了缩身子,勉强压吓身体的不适。

在她出国前,身体就落下了病根,医生反复告诫不要忧思过度,可是这五年来她每天都在煎熬中度过……

她每天都期待顾亦承不再生气了,期待儿子的病可以快点好起来。

可到头来,都是一场空。

“你躲什么,装什么清高?”

看到慕知音躲避防备的模样,想到她毅然决然的和江舒白一起出国玩消失,男人突然暴怒。

他一把掐住慕知音的脖子,咬牙切齿道,“你在江舒白的床上也是这么不情不愿吗?!”

顾亦承突然发力,慕知音被甩落在身后的大床上,身体承受不住这道巨力,她一阵咳嗽!

“脱!”

男人发号施令。

“亦承……”慕知音的眼神中透着近乎绝望的哀求。

比病根更折磨她的,是顾亦承的羞辱。

男人却视若无睹,三两下撕碎了她的裙子,欺身而上。

像是完成任务一样,没有丝毫感情没有一点怜惜,慕知音承受着他带着恨意的发泄。

身体逐渐炙热,心底却悲凉无比。

“真扫兴!”结束后,顾亦承评价道。

“你可以陪我最后一晚吗?”慕知音开口请求道,声音平静而轻柔。

不出意料的,迎来了男人的嘲讽,“怎么,你欲求不满?”

她摇头。

顾亦承怎么会明白,这也许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她不过是想像从前一样,依偎在他怀里嬉笑玩闹,再被他轻哄着入睡……或许,只能在梦里才能回到过去了。

“慕知音,你真让我恶心!”

顾亦承已经穿戴好,脸上的嫌恶溢于言表,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望着男人的背影,慕知音突然急喘咳嗽起来。

她的病,恐怕不能再拖了。

垂眸,视线扫过床头柜上的报纸,头版新闻是顾亦承和叶家大小姐订婚的消息。

女人娇俏的依偎在男人怀里,脸上洋溢着幸福,手上十克拉的钻戒十分耀眼。

媒体形容他们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强强联手……

一如当初形容她和顾亦承一样。

看着这张照片,慕知音想起她带着儿子在国外艰难求医的时候,为了支付高昂的医药费,她不得不卖了爷爷的遗物。

有人在幸福,有人却在地狱。

命运真是可笑。

正在慕知音出神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惊的她心底一颤。

擦了擦眼泪,深呼吸一口气,慕知音接起电话,“陈院长,这么晚了,是尚尚情况不好吗?”

直觉告诉她,不是好事。

“慕小姐,请你尽快来医院,尚尚又进入病发期了,目前正在抢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