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后霍太太智商爆表 > 

重生新婚夜,怒怼小绿茶

第2章 重生新婚夜,怒怼小绿茶

“……你不得好死……”

“覃绶!”

身体传来一阵剧痛,黎酒酒痛吟一声,猛地惊醒。

睁开眼,就看见男人紧实有力的身体压着她。

见她醒了,对方一把掐住她的下颚,眉眼间带着薄怒:“在我怀里还喊着情夫的名字,霍太太,你看清楚我到底是谁!”

黎酒酒眼底还含着泪,心脏砰砰狂跳,对视上男人的双眼时有些迷茫。

“……霍堇琛?”

霍堇琛,那个即便爱意被她弃如敝履,死前却还是牢牢护着她,跟她说‘直到死,我也只有你一个霍太太’的男人。

可他们……不是已经死了吗?

她生生被剖腹取子;

他精神崩溃,先被捅刀又被补枪,失血过多;

最后被覃绶反锁在废弃仓库烈火焚身。

他们根本不可能有存活下来的希望。

黎酒酒呆呆地攀住霍堇琛的肩,指甲嵌入男人的背。

男人的体温传到她的身上。

真真切切,是活着的。

她忍不住喜极而泣:“霍……堇琛,霍堇琛,三哥,你没死……”

“怎么?”男人怒极反笑,按时用力将她桎梏在双臂间,“恨我搅乱你新婚夜找野男人的计划,出轨未遂还想丧偶不成?”

黎酒酒不断摇头,到嘴边的解释却拌着眼泪被男人突然发狠的力度撞得稀碎。

霍堇琛只当她不愿接受这个新婚夜,盯着她的双瞳仿若蛰伏着蛟龙的深潭,下一刻就要将她拖入吞噬,“可就算死,我也要你跟我死在身边,这辈子,你也别想让别人染指!”

……

第二天醒来时,天已大亮,床上已经没了霍堇琛的身影。

看着房间里熟悉的摆设,黎酒酒才发现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竟是一朝回到了几年前跟霍堇琛的新婚之夜。

她还没死,还没把黎家的家业败出去,霍堇琛也没被她害得家破人亡。

她……重生了。

“砰——”的一声巨响,猛然打断了黎酒酒心底刚升起来的惊喜。

她抬眼看去,就见黎夏破门而入。

黎酒酒看着那张熟悉的脸,一时间心底情绪翻涌。

她死死咬住舌尖,直到口腔里弥漫开一股血腥味,才忍下心头想将之千刀万剐的恨意。

黎夏,她的堂妹。

前世,谁能想到,这个她掏心掏肺对待的妹妹,一边肖想姐夫,一边装可怜扮无辜,心机深沉挑拨离间。

最后还虐杀她的弟弟和她的孩子,伙同覃绶置她与霍堇琛于死地呢!

黎夏一脸欲哭无泪,急匆匆奔到黎酒酒床前:“酒酒,不好了!覃绶被抓去……”

当眼神触及黎酒酒半露在外的吻痕,她未说完的话瞬间卡在了喉间。

脸上闪过来不及掩饰的扭曲和嫉恨,黎夏话锋一转,指着那痕迹颤着嗓音问:“这……你……你们昨晚做了?”

黎酒酒掩下眼底的憎恶,扯过被褥盖住自己的身体。

脸上适时飞起一抹绯色,她尽挑戳心灌髓的话强行解释:“对……三哥一开荤,就忍不住,整晚都……”

“痕迹不小心留得多了点,毕竟是洞房花烛夜……等你结婚,你会懂的。”

黎夏听得脸都黑了。

谁要知道这些戳肺管子的细节!

她尖着嗓音质问:“可你昨晚明明说,死也不会让霍堇琛碰你的身子的!还说要在新婚夜把第一次献给覃绶,给霍堇琛戴绿帽,气死他最好,气不死就逼他离婚啊!”

黎夏这话跟上辈子一模一样,黎酒酒如今听起来,只觉得前世的自己真是蠢出生天。

黎家和霍家是世交,黎父黎母去世后,黎酒酒就寄养在霍家。

霍堇琛大了黎酒酒整整一轮,黎酒酒从小只把他当哥哥敬重。

可一等她到了法定年龄,霍堇琛却强娶她为妻。

她当初瞎了眼,无法接受哥哥突然变老公,拆散自己和覃绶这对真爱,便罔顾霍堇琛对她的好,硬是恨起他来。

还听信黎夏的怂恿,想出新婚夜去酒店找覃绶献身,膈应霍堇琛逼他离婚的脑残计划。

毕竟没有男人能忍受妻子新婚夜委身他人。

酒店是没去成,最后去了霍堇琛的床上,一如重生时那一幕。

也难怪霍堇琛当时气得像要拆碎她。

“你还说他老牛吃嫩草!”

黎夏瞥着洗手间闪过影影绰绰的身影的玻璃门,眼底升起一抹恶意,突然提高声调。

“你说你明明只当他是哥哥,他却满怀龌龊心思强娶你,恶心得你恨不得他去死!怎么转眼就跟他滚到床上去了?!”

她义愤填膺,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听到黎酒酒要绿霍堇琛。

“你知不知道,覃绶昨天在酒店等了你一晚上,结果没等到你,等来了扫黄队,被抓去蹲局子了!”

黎酒酒有了前辈子的经验,知道霍堇琛就在洗手间里,哪里会猜不到黎夏挑拨离间的心思。

“夏夏,你是不是睡糊涂了说胡话?我有什么理由在新婚夜跟另一个男人半夜三更相约去酒店?而且……三哥无论是身材样貌,还是昨晚在床上一夜七次的能力,都谈不上‘老牛’……”

黎酒酒一脸委屈迷惘,“更何况,你说覃绶等我却被扫黄大队抓了?!我没去,他一个人怎么会被抓?难不成是叫了个鸡一起等我……”

“他……他……”黎夏被黎酒酒反问得猝不及防,底气不足地支吾两声,“他是被误抓的!”

“哦……”黎酒酒意味深长地拉过黎夏的手,安慰道,“既然是被误抓的,夏夏,你不用太担心,我相信警察叔叔不会冤枉好人的,覃绶不用多久就会被放出来。”

“那你就舍得他在里面多受一分钟的委屈?以前覃绶的事,你都是冲在第一个的,现在当务之急不是应该去捞他出来……”

黎夏故作心急地说完,就见黎酒酒满脸复杂地看着自己。

两相沉默,她心里发虚:“怎……怎么了?”

“夏夏,你跟我说实话,你这么着急,是不是喜欢覃绶?”

黎酒酒无奈叹了口气,也不给她辩驳的机会。

“难怪你对他这么上心,都怪我以前没看出来。”

“那我看在你的面子上,再帮他一次好了。”

“等他出来了,你代我跟他说清楚,别再喜欢我了,珍惜眼前人。”

说着,她从床头柜里抽出来一张卡,递给黎夏。

“捞人肯定需要钱打点,密码是我生日,你先帮我取点钱出来。”

“我现在不方便出门,不然三哥又要吃醋。等三哥去公司了,我再偷偷溜出来跟你一起去警局捞人。”

黎酒酒给的卡是全球仅发行了三张的黑卡的副卡,主卡归霍堇琛,副卡归她,不限额度,随意刷。

黎夏眼睛都看直了,瞬间没心思质问黎酒酒为何给自己扣暗恋覃绶的锅了。

她最近正好手头有些紧,不如借口捞人需要多打点,趁机多取个十来万。

即便最后钱进了自己的口袋,黎酒酒也不会发现。

而且以黎酒酒待她如亲姐妹的性子,知道了也不会追究。

这么想着,黎夏美滋滋地收了卡,全然没了刚才的咄咄逼人:“好,我这就去办。”

黎酒酒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哼了两句《凉凉》。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