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莫悔当初盼来生 > 

不再是他唯一

第3章 不再是他唯一

墨九渊看着她那模样,有些心虚地补充道:“放心,你的正妻之位不会动……纵使她是公主,也只能做个侧室。”

-----------

“墨九渊,洞房花烛夜时,你说过要与我一生一世一双人……你可还记得?”苏蕴声音微微有些哽咽。

墨九渊被她咄咄逼人的视线看得有些不自在,连带着面子也有些挂不住。

“举国上下,哪个将军不是三妻四妾笼络权势?我这六年只有你一人,你还不知足吗?”他的语气有些冲,连带着那些许愧疚之意都散了不少。

苏蕴蜷紧五指,指甲近乎掐进了掌心。

“待我明年生辰过后,再娶她可好?我只需你再陪我一年……”她做了退让,嗓音中带着卑微。

墨九渊眸光微闪,不明白这个女人话中的深意。

不管怎样,他对苏蕴还是心生愧疚的。

毕竟这个女人把她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他,为了他卸下兵权武装洗手作羹汤,又曾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不离不弃。

只是她那不温不火又冷清的性子,早就已经让他腻了。

清雅公主蕙质兰心善解人意,又是当今圣上胞妹长公主之女,身份尊贵无比却独愿做他的解语花。

一个平定动乱的镇国大将军,又怎会舍得这样一个掌上明珠久等自己?

“她已经怀孕,身为公主,我断不能让她的孩子没名没分。”墨九渊做了决定,大步走出了梧桐苑。

“怀孕?”苏蕴震得手一抖,顿时丧失了力气般瘫坐到了地上。

墨九渊和那个女人已经有孩子了……

月底。

整个将军府挂满红绸,枯树上也挂了喜庆灯笼,热闹非凡。

除了苏蕴居住的梧桐苑依旧冷清,与府上格格不入。

苏蕴坐在凉亭中,听着主厅方向传来的喧嚣歌舞声。

婢女夏荷端着药汁走来,看着自家主子这模样格外心疼。

“夫人,该吃药了……”

“扔了吧,以后都不吃了。”苏蕴哑声说着,眸光空洞。

夏荷的的声音带着哭腔:“夫人您得好好吃药才能活着,将军也才能回心转意啊……”

“早回不去了……”她喃喃道,声音飘得很远。

主厅的喧嚣直到半夜才消停。

苏蕴回到房间,蜷缩着躺在冰冷的床上,拿着帕子堵住不断流的鼻血,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那个信誓旦旦地发誓会对她一人好的墨将军,今晚会明目张胆抱着另一个女子入眠。

曾经的两情相悦,终究抵不过一个清雅公主。

她苏蕴,不再是他的唯一了……

翌日清晨。

清雅公主随着管家来了梧桐苑,按着规矩来敬过门茶。

苏蕴坐在床上擦着鼻血,对门外的动静充耳不闻。

“不见。”她态度坚硬。

就算病死在这梧桐苑,也决不见他的枕边新欢。

清雅公主也是个倔强的主,苏蕴不见她,便直接跪在了梧桐苑的门口。

管家两头为难,速速将情况汇报给了墨九渊。

很快,墨九渊匆匆赶来,直接带人闯进了屋子。

看到苏蕴还气定神闲地坐在床榻上,他怒气肆虐:“苏蕴,身为将军夫人,你就这点气度吗?”

苏蕴没有接话,一旁的清雅已经善解人意地开了口:“夫君,清雅刚进府,想来是自己不懂规矩冲撞了姐姐,你就别生姐姐的气了……”

说着,她还抬起纤细的小手贴心地顺了顺墨九渊的胸口,说不尽的温柔贴心。

苏蕴自嘲地笑了笑,眼眸已经灰暗无光。

自己这幅寡淡模样,怎么比得过新人让他赏心悦目呢?

“是她自己跪的,没人逼她。”苏蕴冷声道。

清雅一愣,随即红了眼眶。

“是清雅错了,不该来打扰姐姐……”她说着,嗓音中带着一丝收敛后的委屈,随后离开了梧桐苑。

苏蕴依旧没有正眼看她一下,而是侧仰着头,防止再流鼻血。

可这一幕落在墨九渊眼中,却显得孤傲冷漠。

墨九渊眼底的情绪起伏不断:“前几日我还在圣上面前夸你识大体懂进退,如今清雅怀着孕,你就不能为我考虑一下吗?”

苏蕴直直看着他:“我也怀过孕,不是吗?”

墨九渊的心莫名被刺了一下,瞬间僵了身子。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