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我真不想太红啊 > 

同桌的你

第2章 同桌的你

“涛哥,还有其他的衣服吗?”

王泽低头打量了一眼身上的正装,感觉跟自己要演唱的歌曲格格不入。

“这里有,你找一下有没有合适的。”

张涛熟练地拉开旁边的一个柜子,里面堆积着各种演出服,是以前学校活动留下来的。

王泽找到了一身学生气息浓厚的衣服换上,然后从旁边拿起一把吉他,对着镜子打量了一眼,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

正在这时,一个学生会的女同学进到后台问道。

“张部长,下一个节目将会在两分钟后开始。

筱筱让我过来问一下,等下是谁上台表演,表演什么内容,她好准备报幕。”

筱筱是这次毕业晚会的主持人。

“稍等。”

张涛马上看向王泽:“王泽,你要唱什么歌?”

“同桌的你。”

王泽开口,扬了扬手里的吉他。

“下个节目是吉他弹唱,歌名叫同桌的你,演唱者是王泽。”张涛对着女同学喊道。

“好的。”女同学退了出去。

张涛擦了把汗,突然一愣:“同桌的你?这是什么歌?我咋从没听过这个歌名?”

“我原创的歌。”

王泽抱着吉他朝舞台走去,因为他见到上一个节目已经结束,主持人准备报幕了。

“原……原创?”

张涛傻眼。

不是让他唱最拿手的歌吗?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逗我呢。

又不是音乐系的,就算原创,估计也不是啥好玩意儿。

张涛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祈祷台下观众别嘘声一片就好。

主持人筱筱甜美的声音响起。

“一个班级,一个教室,一张桌子。

从步入学校以来,伴随我们的有老师、有同学,但是伴随我们最多的还是同桌。

即使毕业了,你们还记得曾经的同桌吗?

下面有请林学院大三的王泽同学,带来吉他弹唱《同桌的你》。”

等筱筱走下台去。

王泽深吸一口气,抱着吉他走上了舞台。

迎接他的只有稀稀拉拉的几道掌声,而且都是前一排学校领导给予的,至于后面坐着的大四学生,此刻却掀起巨大的喧哗。

“胡蕊真的没来?”

“卧槽,今晚就是冲着胡蕊来的,她不来我们看个鸟啊!”

“上来的这家伙是谁?人模狗样的。”

“我去,他不就是刚才站那的摄像师嘛。”

“要不要这么敷衍?林大没人了吗?没有了胡蕊,居然把摄像师都派上台了。”

“早知如此,还不如蹲宿舍打野。”

若不是最前面一排领导坐镇,估计有不少学生都会愤而离去。

可即便如此,大家心中依然有了不小的情绪。

在强烈的灯光刺激系,王泽看不见下面坐着的大四学长学姐的表情。

但听着礼堂里一片嘘声,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他也能猜出自己应该是被嫌弃了。

若是半小时以前,见到这个场面的他或许会无地自容。

但是,这一刻的王泽,脸上只有淡淡的微笑。

坐在最前面的党支部书记跟校长对视一眼,露出欣然之色。

“这个孩子心理素质不错。”

两人默契想道。一般人面对着几千人的嘘声,恐怕早就退缩了。

王泽还能镇定自若,实在难得。

接下来,他们就要看一下这个学生到底是有真本事,还是外强中干了。

来到舞台中央,王泽抱着吉他对着下面弯腰行了个礼后,坐到椅子上。

“《同桌的你》,献给大家那个心目中曾经的同桌,或许她已经走远,或许今生不可能再见。

但是在我们的心中,永远都是那个同桌的你。”

说完一句话,他深吸一口气,微微闭上了眼睛,轻轻拨动琴弦。

犹如弹奏过无数遍,指尖的音符随着他熟练的拨动一个个跳出来,传遍了整个礼堂。

略带伤感的前奏,让他鼻子一酸。

因为他感觉这首歌似乎就是为他而写的。

他曾经就有过那么一个同桌,那是高中时候的班花。

那时候,两人互相被对方吸引。

带着单纯和天真。

两人享受着朦胧的初恋美好。

还有……校园里蜻蜓点水般的轻吻。

甜美依旧。

可惜,毕业是一道不可弥补的裂缝,让两人渐渐远离,终于不再见。

一切画面在他眼前都变得清晰起来,他的眼睛抑制不住有些湿润。

开口轻唱,声音变得有些沙哑: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

沙哑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悲伤,听上去让人心莫名一揪。

大礼堂里喧哗的声音安静了许多,虽然还有不少人带着嘘声,但比刚开始好多了。

不少人从王泽的歌声中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咦?好像是校园歌曲?”

“吉他弹的不错,比我想象中的要好。”

“这声音好有感觉,听得我心里莫名的难受。”

“我怎么从没听过这首歌?”

……

王泽已经完全沉入了自己的情绪当中,他闭着眼睛,回忆着当初跟班花同桌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

去年九月,刚上大三的时候,他收到了来自同学的消息,班花结婚了。

那一天,他独自一个人冲出了寝室,在外面喝的烂醉。

然后将钱包里放了几年的大头照丢入了松花江。

那是他的青春啊……

他继续往下唱: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

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衣

……”

唱完最后一句的时候,王泽已经泪流满面,坐在椅子上,紧紧闭着眼睛。

他并没有动,可大礼堂里再也听不到半点嘘声。

原本还有些喧哗的大礼堂变得一片寂静。

片刻后,从舞台下面隐隐传出几声细微的抽泣声。

就算没有哭的人,也大部分眼睛通红。

那一句: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唱到了所有人的心里。

舞台后面,原本还一脸紧张的张涛彻底放下了心。

在他的旁边,主持人筱筱眼里泛着泪珠,正在慌慌张张补妆。

台下议论纷纷。

“太伤感了,难受。”

“呜呜,我第一次听歌听到哭出来。”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一想起这句歌词,我就忍不住流泪。”

“怎么有这么好听的校园歌曲?”

“好听是好听,就是太悲伤了。”

“完了,完了,姐已经沦陷……”

王泽平复了心情后,才睁开眼睛站起来,对着台下挥手致谢。

下一刻,雷鸣般的掌声响了起来,久久没有停歇。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