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残王宠妃:腹黑娇妻狠又辣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我们西幽国怎么了?”一名嬷嬷冲着对方怼道:“那可是上国!是你们东苍国这种下国人能说的吗?不懂规矩的东西!”

说话间,她就一巴掌甩了过去,想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下国的贱人!一名婢女惊呼了一声:“司徒管家小心!”

司徒文秀一把握住这贼婆子的手腕,冷笑一声:“凭你也想打我?也不怕摔碎了你这把老骨头!”

“枯嬷嬷!”一名婢女上前扶住被司徒文秀甩出去的嬷嬷!

风青瑶已穿着大红嫁衣走了出门,阳光刺目,她有些晕眩的一手扶住门框,眯眸睨向这名盛气凌人的女人。

当看清楚对方的容貌,风青瑶便是猛然瞪大了眼睛,她想起来了!

前世,东方钧以酷刑逼她交出天机卷时,就是这个女人站在东方钧身边,出了一个炮烙她双手的歹毒主意!

“司徒文秀,你真当自己是根葱了?”枯嬷嬷怒推开扶她的婢女,啐了司徒文秀一脸:“呸!王爷还不稀罕得拿你这根葱蘸酱呢!”

司徒文秀被枯嬷嬷激怒,刚要抬手给这老婆子一巴掌做教训,却骤然看见了一袭嫁衣如火的风青瑶......

西幽国第一美人,纵然面容苍白憔悴,也依旧美得令人心碎!

司徒文秀收回要掌掴枯嬷嬷的手,对着风青瑶便是一阵阴阳怪气道:“喧宾夺主,这就是你们西幽国的规矩吗?玉瑶公主殿下!”

枯嬷嬷听司徒文秀居然不称呼他们公主为王妃,她便是气的......

风青瑶广袖下的双手捏紧拳头,面上却是冷凌威严道:“方才本宫可是都听见了,司徒管家口出狂言,对西幽国很是不敬!”

司徒文秀闻言却是一笑,语气里满是冷嘲热讽:“玉瑶公主可是冤枉文秀了!文秀不过是一介小小的下人,哪里敢冒犯西幽上国的威严呢?”

“司徒管家清楚自己的身份就好。”风青瑶走下台阶,仪态端庄冷声道:“枯嬷嬷,掌嘴!”

“是!”枯嬷嬷这一声应的洪亮,挥手就命人拿下司徒文秀!

司徒文秀却是有恃无恐道:“我可是玉曜王府的管家!王爷的人!我看你们谁敢动我!”

她可是会武功的人,自然不怵这些陪嫁的宫女!

“那本宫就瞧瞧看!王爷会不会为了一个小小下人,来向本宫兴师问罪!”风青瑶拂袖落座在婢女搬来到太师椅上,面色苍白的下令:“拿下!”

她往哪儿一坐,就像个弱不禁风的病美人。

而她也是真弱不禁风,自当年冬季溺水后,便是体弱多病再不能骑马射箭了。

曾经意气风发的玉瑶公主,也早在和亲东苍国前,就已经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了。

可身子再弱,心也不能弱,否则,便会被人当作是软弱可欺!

司徒文秀本以为她可以轻易打倒这些宫婢,给风青瑶一个难堪!

却不料,风青瑶身边竟有如此高手存在,几招便将她踩在了脚下!

“我可是王爷的人!你没权利责罚我!”司徒文秀狼狈的被人踩在脚下,这是她从未受过的屈辱!

风青瑶一手按揉着太阳穴,苍白的唇瓣轻启道:“你不喜欢被掌嘴,那就杖责三十,以儆效尤!”

“风青瑶,你敢!”司徒文秀被人按趴在青石板地面上,脸皮都地面擦破了!

可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她可是玉曜王府的管家!

除了王爷,她在这个玉曜王府最大!

风青瑶抬眸冷睨着司徒文秀,凤眸寒凉道:“本宫当然敢,还很敢呢!”

司徒文秀对上这双幽冷寒凉的凤眸,她没来由的脊背发凉,头皮发麻,似被恶鬼盯上了一般!

枯嬷嬷推开小宫女,她要亲自掌刑打这个贱人!

很快,这座偏僻的小院中,便响起了司徒文秀杀猪般的惨叫——

“风青瑶......啊!你敢让人打......啊!王爷不会......啊!不会放过你......啊!”司徒文秀当了玉曜王府三年的管家,第一次被人这样按着打!

今日的折辱,她司徒文秀记住了!

“本宫入了王府,便是主母,当家做主,自是处置得了你一个小小的下人!”风青瑶说话是有气无力。

可她的威严,却震慑着院内院外所有下人!

“快去请王爷......啊!”司徒文秀都快疼死了!

一名婢女听了司徒文秀的话,就要跑去叫人!

一名宫女却上前拦住了她......

“让她去!”风青瑶也想见见东方玉珩,为何他会成为别人口中的残王,前世他到死不都是好好的吗?

这名婢女神色惊恐的看了苍白虚弱的风青瑶一眼,便急冲冲地跑出院子去了!

枯嬷嬷忽然停了下来,她怕王爷会怪责公主。

风青瑶眼皮都没抬一下,语气淡漠道:“继续!”

身上多了一件宫女为她披上的斗篷,倒是不觉得那么冷了。

枯嬷嬷一咬牙,又是高高扬起板子,重重落在了司徒文秀身上!

“啊——”司徒文秀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疼的她满头大汗,牙齿直打颤......心里对风青瑶的恨意,也逐渐变成了畏惧!

这位玉瑶公主不止刁蛮任性,更是个心如蛇蝎的毒妇!

葳蕤苑,自风青瑶嫁过来后,便形如冷宫一样了。

这里偏僻,安静,也清冷。

枯嬷嬷最后一板子落下,收起板子道:“公主,打完了!”

风青瑶听着司徒文秀的惨叫,刚用完了一碗莲藕排骨汤,脸色红润了些,眸光却依旧寒凉:“泼醒她!”

枯嬷嬷接过一只茶杯,将冷茶泼在了司徒文秀脸上!

司徒文秀被人用冷茶泼醒,一顿毒打,她再无往昔的气焰嚣张,威严霸气。

如今的她一身狼狈,如同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忽然,风青瑶听见木轮压过地面的声音......

她的目光,满含期盼的望向那道月亮门。

晨明推着轮椅上的东方玉珩缓缓走来,进了月亮门,入了葳蕤苑。

东方玉珩神情冷漠,同样一脸病态的苍白,也像个弱不禁风的病秧子。

风青瑶的目光痴痴的望着离她越来越近的人,端杯的手已是止不住的颤抖。

啪嗒!

茶盏落地,瓷器碎了声音很清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