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残王宠妃:腹黑娇妻狠又辣 >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司徒文秀一见风青瑶这是害怕了,她万般委屈的哭诉道:“王爷!你要是再不来......文秀可就要被人打死了啊!”

东方玉珩与风青瑶四目相对,一个冷漠无情,一个眼神复杂。

风青瑶望着如此鲜活的东方玉珩,万语千言,不过是化作哽咽一句:“别来无恙?”

东方玉珩望着似曾相识的风青瑶,脑海中浮现一段久远的记忆......

三年前,他好像在西幽国御花园的锦鲤池中,救过一名溺水的少女,倒是能与风青瑶的年龄对上。

“王爷?”司徒文秀以为东方玉珩是被风青瑶的美色迷住了,便是更委屈的哭泣道:“王爷!她要打死我,您要救救我啊!”

东方玉珩转头看了浑身是血的司徒文秀一眼,淡漠的收回目光,看向风青瑶淡冷问:“为何打她?”

风青瑶眸光未离他身上片刻,如实道:“不敬主母,出言不逊,恃宠而骄。”

“恃宠而骄?”东方玉珩望着她,苍白的薄唇边勾起冷嘲的弧度:“公主真是不学无术。”

风青瑶好似懂了他的意思,看向一身狼狈的司徒文秀,同样语气嘲讽:“她说她是王爷的人,本宫胆敢动她,王爷不会放过本宫,这不就是恃宠而骄吗?”

司徒文秀的脸色骤然变得更加惨白,她看向东方玉珩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都是她在信口胡言污蔑于我!”

东方玉珩还能不了解司徒文秀是什么样的人?不过,他还是语气寒凉道:“玉曜王府的管家,公主这样不给脸面的当众杖责,是不是不太好?”

”那就罢免了她这个管家,换个懂事听话的人来管家!”风青瑶的语气中多了一丝威严霸气!

“王爷?”司徒文秀满是祈求的看向东方玉珩,对着他摇头......

她要当管家,不要当任人践踏的奴婢!

东方玉珩沉吟良久,方淡漠吩咐一句:“带司徒管家下去治伤。”

司徒文秀听见王爷这句话,她就笑了,得意洋洋的冲着风青瑶笑,充满了炫耀!

看看,王爷还是护着她,风青瑶她就算占着王妃的位置又如何!

如今,还不是住在葳蕤苑这种形同冷宫的地方!

风青瑶没有去看司徒文秀一眼,也没有为此去质问东方玉珩。

东方玉珩淡漠地离开,亦没有给风青瑶一句解释。

枯嬷嬷在东方玉珩离开后,还是忍不住道:“公主,您这又是何苦!”

若是公主还在西幽国,谁敢这样欺负她们家公主啊!

“枯嬷嬷,司徒文秀的父亲,是为救东方玉珩而死。”风青瑶一手扶额,前世,她与东方玉珩为敌,自然是知己知彼。

只是,她知道司徒文秀这个人,却未曾见过司徒文秀。

可后来,司徒文秀背叛了东方玉珩,投靠了东方钧,害苦了东方玉珩!

所以这个女人,必须得死!

枯嬷嬷愁的叹了口气:“王爷如此袒护这个司徒文秀,又如此冷落公主您,以后......”

“枯嬷嬷,主子的事,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记住了。”风青瑶起了身,向屋子里走去。

枯嬷嬷觉得公主睡一觉,似乎是变了一个人?

以前的公主喜怒哀乐皆在脸上,从不知何为忍气吞声。

可今日的公主,却忍了玉曜王包庇司徒文秀的事。

东方玉珩被晨明推着越走越远,在出了月亮门,他轻声道:“去告诉司徒文秀,王妃是西幽国嫡公主,是一府主母,容不得她欺压!”

“是。”晨明了此事,稍后便会去办。

不过,司徒文秀这些年在王府中嚣张跋扈惯了,恐怕不会把王爷的话听进去。

毕竟,司徒文秀是个惯会挟恩求报的女人!

......

风青瑶身子不好,服了药,这一觉便睡到了夜幕降临。

枯嬷嬷命人熬了燕窝粥,亲自端来,服侍公主用下。

风青瑶之前得了风寒,人才会这样苍白虚弱。

“公主好生休息,老奴让生香她们为您守夜,不会有事的。”枯嬷嬷接了碗,便退下了。

风青瑶吃了粥,又服了药,人也就又有些犯困了。

夜色渐深,葳蕤苑的下人也都去安歇了。

生香四人为公主守夜,打着十二分的精神。

可她们再是厉害,也还是中了招!

一缕幽香飘来,整个葳蕤苑的人,便全部都进入了梦乡。

一道黑影闪进风青瑶的卧房,劫了人就走!

一阵清风袭来,在葳蕤苑外的假山林中,黑衣人被拦住了!

“玉曜王府,可不是任由人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地方!”清冷的月光下,一名戴着银面具的黑墨袍男子,迎风伫立在假山之上。

清冷的月光笼罩在他身上,照亮他脸上的面具,若这暗夜的魔王。

“你想要她,本尊给你就是了!”来人不怀好意一笑,骤然把风青瑶抛了出去!

东方玉珩脚尖一点,飞身而起,伸手接住了风青瑶!

旋身落在假山上,疑惑的看向离去人的背影,对方劫持人,又轻易把人还给他,究竟意欲何为?

月光洒在风青瑶的面颊上,她脸颊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东方玉珩胸膛上忽然多了一只小手,一路抚摸上他的脖颈,他猛然一惊,低头对上了她迷离的眼眸......

风青瑶呼吸变得有些紊乱,吐气如兰的轻声低喃:“东方玉珩,我......我好热......”

东方玉珩见她面色潮红,体温灼烫,他便是皱眉低骂一声:”该死!”

一阵风影掠过,他便抱着她极速飞向了葳蕤苑方向——

晨明在葳蕤苑检查一番,回禀道:“王爷,此毒好生厉害,人弄不醒!”

“去请府医!”东方玉珩说话间,已经抱着风青瑶进了屋子,将人放在了床榻上!

风青瑶小手抚摸上他脸上冰冷的面具,望着他,痴痴的笑:“东方玉珩,我......我真心......真心嫁你的......东方玉珩......”

东方玉珩鼻尖萦绕着少女身上的馨香,他身子一僵硬,唇被她吻上,他下意识就想推开她......

“东方玉珩,我是真心......真意的......嫁你为妻!”风青瑶的唇落在东方玉珩唇上,吻的温柔而虔诚。

东方玉珩僵硬着身躯,面具后的眸色加深,骤然挥袖放下了绮罗帐!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