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替身新娘:楚少的冷情罪妻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苏欣吓得紧闭,一阵目眩的感觉袭来,身体倒在水里,像一块冰砸在水面上。

太冷了......

她感觉不到疼痛,意识彻底陷入黑暗。

......

好吵,好热!

苏欣的手指动了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林妈焦虑正对白大褂说什么。

“医生,怎么回事啊!不是说二小姐三天内会醒吗?这都第三天了!时间快来不及啊!”

“水......”苏欣耳朵嗡嗡作响,渐渐回笼了意识,发现她正躺在暖和的床上,一发声,喉咙生疼。

“啊!”林妈大叫了一声,“二小姐,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谢天谢地。”

回想起昏迷前的情景,苏欣心神一动,恢复知觉的手,忙掀开被子,检查胸口处。

没有伤口!

那种恐怖的记忆再次袭来,一想到楚其深的脸,她打了个寒颤,再也不想要见到他!

林妈让医生检查,又是一阵忙碌,苏欣这才感觉自己真的活过来。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打开。

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走了进来,一身上下都是黑色,似乎刚刚参加完一场葬礼。

她知道那是谁的葬礼。

苏欣颤声喊了一声:“妈妈......”

林妈默默地退出了房间,掩上了房门,让她们母女二人详谈。

“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苏岚清冷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苏欣看到电子日历,脸上一白,姐姐要是没有死,就是与楚其深结婚的日子。

“妈妈,我想救姐姐,不是我杀的。对不起,我没能救她,对不起......”

“欣儿,你姐死了,”苏岚端起了她的脸颊,说出的话很冷静,近乎冷酷:“而你还活着。”

妈妈相信了她吗?

不,她没有。

她始终如一,眼睛没有任何波动。

“妈妈,真的不是我!你相信我,给我时间,我会调查清楚,姐姐是为什么......”

“不重要了。”苏岚打断了她的话,声音很轻柔,一字一句缓缓地说:“欣儿,楚家与苏家有战略合作,联姻取消不了,你姐不在了,可你还活着,懂吗?”

苏欣有些困惑不解地望着母亲,希望是她理解错了:“什么......意思?”

“苏欣,你要取代雪尔,嫁给楚其深!”

她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在寂静的夜里,如同往苏欣的大脑里投下一枚原子弹。

“不可以!”苏欣摇头:“楚其深以为我害死了姐姐,他会杀了我的!”

苏岚的视线毫不动摇:“只要你成为他的女人,他的妻子,他会有顾虑的。”

“不!我不要!”苏欣脸色煞白,推开母亲,掀开被子,要逃走,却被苏岚一把揪住。

“苏欣,看着我!”

苏欣抬起眼眸,浑身却忍不住哆嗦。

“听着,苏家就快完了,你知道你姐费了多长时间攀上楚家吗?”

苏欣浑身一颤,心脏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打手揪住了,泪水落下:“妈妈,我们离开这里,我会赚钱养你!我们逃走,远走高飞。”

“你以为逃走就能改变现状?你舅他们就会放过我们。苏欣,要怨就怨你生错了地方,出生在穷途末路的苏家!”

“够了!”苏欣泪流不止地摇头。

“苏欣,你该长大了,我们要么与雪尔一块死,要么一起守护苏家而活,没有第三条路可走。你要妈妈一块去死吗?”

苏欣眸中一片死寂,她不再反抗,像个木偶一样,任由林妈带着身后的一群人为她穿上婚纱,打扮着......

苏岚指挥着化妆师,该怎么凸出重点,尤其是眼睛,还有喷上姐姐常用的香水。

苏欣与苏雪尔并不是双胞胎,年纪不过相差一岁,平常有七分像的长相,经过特意的化妆打扮,在灯光之下,竟能达到九分多的相似,能够以假乱真......

楚家公馆。

楚其深手里拿着一杯酒,脚下已有五个空瓶子。

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睡袍,眼神略带谜离地望着楼下。

游泳池中,波光荡漾,仿佛能够看到那个女人从水中栽倒的模样。

他视线一冷,就差一点,他就捅死那个蛇蝎心肠的妹妹。

刘管家说:“听说,欣小姐醒过来了,苏夫人貌似去找老爷子了,不知道为了什么事......”

楚其深视线一冷,摇晃着手里,灯光之下,眼底投下一片阴影:

“命真大。苏欣,你以为背靠着苏家,找个人给你顶罪,我就对你无可奈何吗?”

楚其深手指捏紧酒杯,指头泛白,仰起头,如同血液般的红酒吞入腹中,拖着落寞的身影去到另一个房间。

墙上还挂着苏雪尔手绘的婚纱照,今天本是他们结婚的日子。

他躺在床上,透过昏暗的灯光,望着那一张照片。

谜离之中,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一抹纤细的影子,不断地靠近。

苏雪尔......好像从来没有消失过一样,穿着她最喜欢的婚纱,完好无损地站在他的面前。

苏欣怯懦地站在了楚其深面前,见到喝得酩酊大醉的楚其深。

幽深的眸子正盯着她看,略带恍惚的谜离。

“活下去!无论用什么办法,你都得在楚其深的身边活下去!这是苏家唯一的活路。”苏岚的话,在她的脑海里不停地回荡着。

可当她看到苏雪尔的插画时,握紧了拳头,恐惧攫住了她的心房,转身想要逃跑。

“不要走!小苏。”楚其深一把将她拽住,拉上了床!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