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我曾住在你的时光里 >

有人思

第2章 有人思

蒋荷露加入《星与月说》这个栏目纯属巧合。那时的她找了这家广播电台实习,偶然代了一次班,结果就被负责人相中。毕业以后自然而然地来到了这里工作。

用周莜檬的话来概括,她就是专门给人煲心灵鸡汤的。

《星与月说》的定位是“情感咨询类”广播节目,由她这个刚刚毕业没有多久的小姑娘来主持似乎不大搭调。可播出效果却出乎意料的好,蒋荷露俨然成了台里的“名人”。

据调查,收听节目的受众普遍年轻,打破了这类节目的传统。

可能正是因为蒋荷露没有年长者的姿态,声音温婉却不失活泼,再加上独特的主持风格,这才俘获了年轻听众的心。

她在节目中是真正地与听众对话,不会单方面地传达自己的观念。遇到感兴趣的话题,会向听众提问,与他们真诚交流。而蒋荷露自己也很喜欢这份工作,时间宽松,工资够花,现在的她也不必再为钱担忧。

蒋荷露一般中午在家里吃过饭后才会赶去上班,稿子早就备好,只需要去试音配合着录制几遍。如果有什么差错,也好及时修正。下午就直接在台里的食堂和同事一起用餐。

“诶?你看,那不是李思柔吗?”同事金玲像是又找到了什么有趣的八卦,眼睛放光地朝那边盯。

蒋荷露淡淡地扫过去,还真的是她。只听金玲在耳边幸灾乐祸地继续说:“大小姐今天怎么有兴致在这里吃饭?难道是被富二代给甩了?”

蒋荷露轻轻一笑,却并不是对她说的话感兴趣,只是觉得面前的金玲表情十分滑稽。“她被人甩了,你得意个什么劲?”

金玲一副“你什么都不懂”的表情,脸上大写着“不满”。“我就是看不惯她凭着一张脸到处勾搭富二代。”

李思柔是台里的代言人,好身材好脸蛋,她的富裕从身上的各种名牌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是台里人人皆知的事。人家来到这家电台只是单纯的“感兴趣”。台里的人要么嫉妒,要么巴结,对她的态度各不相同。

虽然每天都有豪车相送,但“勾搭富二代”这件事在蒋荷露眼里还不足为证。她本来就懒得理这些事,闲言碎语也是一只耳进一只耳出。

“可是她主持的经济节目是真的不错!”蒋荷露从客观评价,她的确很有实力。

这话却让金玲很不服气,可她也只是闷着声不说话,这一点确实无法反驳。忽然又想起什么,遂不服输地揶揄了几句:“你看她背着的迪奥最新款的包包就知道了,她对经济有多了解!”

李思柔在那边一直注意着蒋荷露她们,看着盘里的饭菜难以下咽。她嘲讽似地笑笑,不就是嫉妒她吗?

她会对蒋荷露在意也是因为她的节目,同为资历最小的两个人,难免被人一番比较。自知招黑的她当然不会在意这些,只是对于自己的节目,她却尤为关心。两人的收听率几乎不相上下,这令她很是介怀。

见到她们起身,李思柔也跟着走了过去。到了收餐盘的地方,还淡笑着瞥了她们一眼。

这可把金玲给逼急了,她却笑着扭头看向身旁那人,一脸的阴谋诡计。“荷露呀,前几天不是一直有一辆奥迪来门口接你吗?听说还是个西餐厅的老板呢,又年轻又帅气,你怎么就拒绝人家了呢?”她说得阴阳怪气,是故意刺激的话。

蒋荷露却没想到她会突然提这茬儿,一时间有些懵住,不知道怎样接话。虽然知道金玲的意图,可这样子也不好吧?她只好干笑两声,无声的尴尬。

偏头却正好撞上李思柔幽幽的目光,像是跟她有仇似的。

“我知道你的眼光高,不过差不多就可以了,别跟钱过不去嘛!你看看人家思柔就知道了,找个合适的男朋友有多重要!”金玲还在使劲煽风点火,实在看不过去的蒋荷露忍不住扯了扯她的衣角。

差不多就行了!

一直忍着怒火的李思柔此刻也按捺不住,她仰了仰下巴,扯着玫红色的嘴唇,高傲地看着她们冷笑,“金玲说的没错,男朋友的确很重要,可也得有才是,你们说是吧?”

她莞尔一笑,撩了撩头发,踏着细细的高跟鞋离开。

蒋荷露拉住快要冲出去的金玲劝,“算了,谁叫你先惹了人家!”

快餐店里,两个人坐在靠窗的位置。

金玲有些郁闷地问:“我怎么也想不通,荷露你为什么拒绝他呀?”她说的是那个西餐厅的老板,前段时间一直在追求荷露。

在金玲眼中,荷露也是美女一枚,眉眼恰到好处的精致,相处越久,就会越觉得她漂亮。性格也很好啊,这样一个人怎么会配不上呢?

蒋荷露双手捧着饮料,抬头对着她淡淡地笑:“我跟他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还没相处过,怎么就知道不合适呢?”

“道理很简单,”她看了看手里的奶茶,继续说,“我喝的是十几二十块钱的奶茶,可人家却喝的是上百的咖啡。这有的比吗?”

金玲也觉得泄气,“没想到你那么现实!也是,嫁入豪门多半没有好下场。指不定会被男方那边的人怎么欺负呢……我跟你说啊,我表姐……”

对面的人仍在耳边喋喋不休,蒋荷露却将头偏向了窗外,隔着透明的玻璃,广场上大大的海报清晰可见。

蒲。慕。言。她在心里默默地念出上面那人的名字。

顾安夏是蒋荷露大四时作为家教补习的对象,一开始相处并不怎么顺利。

对于一个以嫁给大明星蒲慕言为最高人生理想的女孩来说,学习根本不被她放在眼中。顾安夏的家境还算富裕,对自己考大学这件事并不关心。总之以后家里也养得起她,生活不至于落魄。

成天吊儿郎当的只知道追星,她的父母也没了办法。可蒋荷露却固执地很,出奇地认真负责,每天都来顾安夏家里监督她完成作业,决心要把她送入大学。

起初,顾安夏并不配合,该玩儿的玩儿,对她全然不理睬。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被骗入坑的,顾安夏那时候对于“学霸”蒋荷露慢慢钦佩起来。

或许是喜欢着同样一个人,磁场相当,蒋荷露也没法对她反感。两个人渐渐的熟络起来,成为了真正的朋友。

“你们怎么能抛下我呢?人家不过是去洗了个澡,你们就那么熟了?”蒋荷露噘着嘴,佯装生气,抱怨地看着床上躺着的那两人。

“荷露姐也来看看!原来你高中的时候长成这样!”顾安夏叽叽喳喳地,催着她靠近。她和周莜檬似乎在手机上翻看着什么,神情极为专注。

荷露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近床前,满脸无奈。

只是跟她客气了一下,说了自己家的地址,没想到顾安夏还真找了来。她和周莜檬回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她挽着妈妈坐在沙发上看剧的画面。

和蒋妈妈、周莜檬分明都是第一次见,却搞得比她还要亲热!

“你明天不用上课吗?”荷露随口提了一句。

“反正也挺近的,我本来就不喜欢在学校待着。”两人聚精会神,埋头刷着照片。

蒋荷露凑过身去,也想瞧上一眼,尽管高中时期的记忆并不美好。

周莜檬主动将手机凑近一些,三个人坐在床上研究起来。

“那个时候,荷露姐看起来更加文静一些耶!”顾安夏偏头望向蒋荷露,发出由衷的感叹。

一旁的周莜檬不忘揭她的老底,戏谑道:“是吧!安夏你不知道,当初荷露凭着这张脸欺骗了多少少男少女!”

蒋荷露听了这话,笑着将手中的毛巾扔了过去,一下子搭在了周莜檬的头上。“对呀对呀,你不就是我骗来的媳妇儿吗?”

顾安夏也觉得好笑,心中仍是疑惑:“这是怎么一回事?”

“荷露刚入学的时候可文静了,说话轻声细语的。也就我们几个玩儿的好的知道她的疯样,在别人面前装得那么完美!”说完周莜檬还啧啧几声,满脸嘲笑。

蒋荷露从小在外人面前就是乖乖女的形象,吃饭细嚼慢咽,一看就是很有教养的孩子。只是她的内心却不像表面上那样安静,性格有时也会大大咧咧,经常做些令人啼笑皆非的事。

“有一次啊,荷露就站在讲台上,大吼着问我要卫生巾,当时就把班上的男生给吓住了!还有还有,她以前还撞倒过我们班那个胖胖的班主任老师,为此,那个‘地中海’上课老是抽她回答问题,记了一学期的仇……”

周莜檬开始滔滔不绝起来,模仿起来绘声绘色,很是滑稽。

蒋荷露摇着头“切”了一声,下了床径自走到边上吹起头发来。这点陈年旧事,就莜檬记得那么清楚,还时不时地拿出来数落她。真是!

蒋荷露无奈地撇撇嘴,任由她们笑去。

“咦?这不是B市一中的校服吗?”顾安夏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惊一乍地叫了起来,她左右扭头,分别看了看她们俩,不禁问道:“你们在那儿读的书?”

蒋荷露也转过身来,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她淡淡地点了下头。而顾安夏却更加吃惊了,瞪大了眼看着她。“我家老公也在这里!”

“什么老公?”周莜檬却有些懵了。

“就是我家小言啊!”

蒋荷露一脸无奈,“她说的是蒲慕言!”

“蒲慕言?”周莜檬这才反应过来,“是那个蒲慕言?”

“我的妈呀!”顾安夏不可置信地张大了嘴,表情极度夸张。

“是啦是啦,他就是我们一中的。那个时候就长得招人嫉恨了,年级上不知道有多少女生被他迷倒!”周莜檬笑着向她解释。

这位当初的风云人物如今已经这般顺风顺水了,也不出意料!

顾安夏却被这话刺激到,说起自己的偶像,她一下子就收不住了,扭头就开始对周莜檬“传销”般的洗脑。

“是吧是吧!”她激动地不能自已,“我家小言19岁就在国外出道了,斯坦福大学毕业,精通五门外语,各种乐器样样拿手,完全是全球级的偶像爱豆,中国人的骄傲。他可是被评为了全球最具影响力歌手、粉丝数量最多、唱片销量最多的华语歌手。好多女明星都表示,自己的理想型是他……”顾安夏在那儿掰着指头数。

要不是有人打断,恐怕她一个人能说到口干舌燥、天明鸡晓。

“这些不会是国内的网友自己封的吧!”周莜檬幽幽地来了一句。虽然她也承认那人的影响力,可听到这么多名号,还是忍不住怀疑。

这可不干了,顾安夏显得有些狂暴。说她的不是可以,但作为“蒲团”的一员,要坚决捍卫自家偶像的形象!“窝草!蒲慕言的成就可是有目共睹的。我们之所以喜欢他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颜值和才华,更重要的是他难得的歌手品质。”

“他从来都不接广告,不出席任何商业活动,总是在为自己的创作忙碌。对于我们这些粉丝也特别关心,还亲手写了好多回信呢!”

事实证明,你绝对不能惹到一个有偶像的人,尤其是女人。她的口水都能把你给淹死!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完全无法想象。譬如现在一脸迷茫的周莜檬与蒋荷露。

“话说蒲慕言真的长得很好看!”周莜檬一句话又把顾安夏带偏,两个人开始讨论起来。

“我跟你说啊,那个时候我们还是高一,蒲慕言在读高二。几乎全校的女生都知道他!不光成绩好……”

“这么说莜檬姐见过他咯!好幸福啊!我只在粉丝见面会的时候跟他握过一次手!”

……

蒋荷露见她们两人聊得正欢,想转过身去忙活自己的事,却又被顾安夏突兀的一声叫住。“荷露姐!你太不仗义了,明明认识我们家小言,却从来都不跟我说。亏我还整天在你耳边念叨他!”

“什么认识啊?我们不过在同一所学校念过书,连话都没说上一句!”蒋荷露撇撇嘴,表示无奈。

“再怎么说,你曾经离他那么近过!”

蒋荷露望了她一眼,不再言语,再次打开吹风,用手轻撩秀发。热风嗡嗡地吹,同床上两人的谈话声一起淡去。她不再专注,失神间想起了今晚那通听众来电。

那是一位中学生,说是自己太喜欢蒲慕言,没办法认真学习。

这次,她充当了一回知心大姐姐的身份。“其实学习和追星并不冲突。你喜欢他肯定是因为他身上的某种品质吸引了你,真正的偶像力量对人有很大的鼓励作用。你现在应该想的是,怎样利用这份力量,而不是幻想着怎样才能站在他的身旁。”

聊到最后,小女生冷不防地问了她一句。

“姐姐也喜欢蒲慕言吗?”

蒋荷露在那一瞬有些微愣,随即又对着话筒笑笑,淡淡地回了一句,“我不是他的粉丝。”

嘴角弯起的弧度慢慢收拢,蒋荷露眸中有些许星光流转。

我不是他的粉丝,我曾暗恋过他。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