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我曾住在你的时光里 >

初遇囧

第3章 初遇囧

“下雨天的话,最喜欢来一碗乌冬面,口感糯软,别样的满足感。”收音机那头传来陆陆续续的声音,到这里就戛然而止。蒋荷露偏过头去看向窗外,点点灯火也压不住漆黑的天。

她小声嘀咕,“怕是要下雨了吧!”

蒲慕言却在关掉收音机后没了睡意,不似往常的那种烦躁,此刻是宁静的清醒。

他嘴角轻扬,怎么觉得自己有些饿了呢!

开车离家有一阵距离,他才敢停下来。狗仔时常在蒲慕言家附近蹲点,这令他有些困扰。

“露水微凉”,他不经意望见了路边一家面馆的招牌,几乎立马想到了自己熟悉的那人。就是这家了!

“不好意思,我们准备关门了……”听到门处的声响,在厨房收拾的林雨莲一边转身,一边说道。

眼前站着的人她也认识,却并不惊讶。长长的黑衣外套衬出他修长的身材来,幽深狭长的双眸让人移不开眼。他的手都揣在兜里,还把衣帽戴着,显出些随意慵懒来。不可挑剔的完美五官,跟他爸爸倒是很像。

见他没有反应,林雨莲却有些不忍心了。她和气地让他坐下,笑得很是亲切,“反正我也在等女儿,再煮一碗面也不差时间。”

“一碗乌冬面。”他简洁地开口。

蒲慕言心里倒没多想,摘下衣帽,垂下眸子就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下。难得能遇上一家见了他不一惊一乍问签名的餐馆。

他一坐下就忍不住抬眼仔细环视四周,店面其实并不宽敞,却被装饰地极为温馨。墙纸是浅浅的米色,店里还放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盆栽,桌椅摆放极为整齐,餐具也出乎意料地干净。

他有些轻微的洁癖!

面很快就煮好了,端到蒲慕言面前的时候冒着热腾腾的气。在那一瞬间,他竟有些莫名的触动,这样一个夜晚,吃着陌生人煮的食物。

“妈,你的小宝贝回来了!”

门口处传来愉悦的女声,蒲慕言觉得身上暖暖的,仍然专心吃面,没有抬头。

蒋荷露见有客人在,下意识朝那个方向望了一眼,又收回视线,不在意地走到厨房门口,软软地叫了声“妈妈”,第二个字声调有些上扬,这是她撒娇的常态。

林雨莲笑着转过头来,眼底全是宠溺,“你再等我一下,等会儿就可以回家。”

“我想吃你煮的乌冬面!”蒋荷露扶着墙探出头来细声细气地说。

“那你过去坐下罢,别吓着我的客人!”

蒋荷露鼓着嘴生气,“我哪有!说的像我长得多难看一样。”她也不再计较,自己走出去安分地坐了下来。

店里中央是围成圆形的坐台,平时鲜少有人会坐。蒋荷露见那儿有人,自己也坐了上去。她也不敢盯着人家看,只是无聊地有些好奇。

面一上来,蒋荷露就只盯着它看。触碰到温热的碗壁,幸福得脸都皱了起来。她捧着一碗面迟迟不愿动手,蒲慕言好奇地偏过头来。

注意到他的目光,蒋荷露也犹疑着转过头去。她的心在那一刻收紧,整个人惊讶到呆滞。脸上的表情虽然并不算夸张,微张的嘴却一时间难以合拢。

她木愣着脸,眼睛紧盯着人家看。

蒲慕言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诧,那样子倒也看不出情绪。

半响,蒋荷露才回过神来,头迅速地偏正,几乎是甩着过来,幅度大得让她自己都觉得尴尬。佯装镇定,她默默地抽了双筷子,胡乱搅着碗里的面。

心里却在一个劲打鼓,她刚刚是看到了蒲慕言吗?连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出现在屏幕里、海报上的人物怎么会在这里让她遇见?

像是想起了什么,蒋荷露立马直起身板,坐得极其端庄。别别扭扭地尝了几根面,终于还是没忍住又将眼神探了过去。轻微地动了动脑袋,这才将人看清。

真的是他!蒋荷露在心里狂吸冷气,莫名地咽了咽口水。她的呼吸有些轻微的急促,像是做了什么坏事一样,偷偷地观察着身边那人。

他的皮肤是很白皙的那种,精致的面容比当年更甚几分。挺立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眉眼清秀得恰到好处。睫毛扑簌,真是令人自惭形秽。

被他不经意的一瞥,蒋荷露做贼心虚地收回视线,心慌到极点。

已算深夜,店里异常安静,厨房外头只有一对男女吃面悉悉率率的声音。灯光只开了几盏,恰好照亮他们两人的地盘,倒显得温馨宁静。

怎么说呢,那时候蒋荷露的脑中竟然窜出了“浪漫”这两个字眼,真的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又不是什么爱做梦的小姑娘了,怎么还那么不真实!

她一直在思索,要不要跟他打个招呼。毕竟刚刚自己的反应明显是认出了他的。也是,在这个国家还有谁能不认识他?可是该怎么开口呢?他会不会以为我也是那种张牙舞爪的粉丝?

现在问好是不是太晚?人家肯定以为她是在故弄玄虚。

其实哪是那样啊,她不过是,不过是有些被吓住了而已!

正在蒋荷露跟自己心里的小人大战第一百零一个回合时,外面的一道闪电却让她顿时慌了神。整个身子条件反射地抖了抖,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也看不清身旁那人的表情,蒋荷露却觉得有些丢脸。她索性一直偏过去看向窗外,不敢回过头来。

其实蒲慕言是真的笑了,这笑也绝对是因为她夸张的反应。他敛了敛笑意,也跟着望了过去。天气预报果真没错,真的下雨了!

“老板,买单!”他把钱搁在一边,自己就朝门口走去。

蒋荷露转身,身旁的那人已经不在。转眼,他却一直待在门口。左右张望,却并不迈腿。蒋荷露朝他身后望去,淋漓的雨下得很是尽兴,一颗一颗的砸在地上。

看样子,他并没带伞,所以才犹豫半天。

蒋荷露盯着那边看了很久,再顾不上碗里可怜兮兮的面,她在心里暗暗鼓气,终于朝着蒋妈妈的方向喊去,“妈,你这儿的伞呢?”

“不是在柜台的抽屉里吗?”

“知道了!”她连忙跑过去翻找,随意拿了一把就往门口走。

蒋荷露抿了抿嘴唇,看了一眼又默默收回了视线,终于在他面前开了口。“这把伞你先拿去用吧!”

她也不叫名字,知道那人在看她。

蒲慕言低垂着眼,眸子淡然,也看不出什么异常,只道了声谢,就从她手里接了过去。

待他将伞撑开,两个人都有些诧异!最窘迫的当属蒋荷露了,拿什么伞不好,偏偏拿中这把粉色的。粉嫩的颜色也就算了,有谁能告诉她那上面印着的几个大字是怎么一回事?

护舒宝!

护你妹呀!她难得想骂一句脏话!

一抬头,两个人都愣住了。蒋荷露羞红了脸,恨不得钻到地上,她脸上的红晕全映在了蒲慕言的眼底。这样的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蒲慕言就这样淡定地撑着伞走了,荷露在后面探出头去看,那几个该死的大字赫然醒目,瘆得她又立马收回视线。

人生还真是惨淡!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