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我曾住在你的时光里 >

学长好

第6章 学长好

蒋荷露见到这一群“蒲团”的时候有些傻眼,“你们这是?”

怎么还请了个导游?

前面带队的是名年轻男子,手上还举着一面旗子,叫什么“那时慕颜”,取的是“蒲慕言”后两个字的谐音。

顾安夏赶紧拉着蒋荷露跟上这个几十人团伙,边走边向她解释。“人家是小言的高中同学,特意带着我们来重温小言的学生年代的。”

蒋荷露忍不住腹诽,这人也太有经济头脑了吧,居然想出这种方法来赚钱!什么时候,这种旅游项目也成了一种产业链了?还真是粉丝经济呢!

她瞻前顾后地看了看,一群人大约有三十来个,大部分都是女生。年龄或大或小,唯一的相同之处在于脸上贴着的蒲慕言Q版贴纸,手上系着的蒲慕言同款手链——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所谓的粉丝。

一路上的景色也令蒋荷露汗颜,导游的介绍是清一色的开头:蒲慕言曾经在这个篮球场打过比赛;蒲慕言最喜欢在这个位置坐在读书;蒲慕言……

这些不值一提的小事,却引得女生们阵阵惊呼。蜂拥上前抢着拍照,激动地欢天喜地。顾安夏这货也时常为了抢位置而抛下蒋荷露,似乎完全记不起先前是谁说要人陪她逛校园。

蒋荷露看着一群粉丝对着空气犯花痴,不由地扶额叹气。小眼神都快把顾安夏兴致勃勃的背影不知杀了多少遍了!

一行人来到了这栋“蒲慕言曾经在这儿念过书”的教学楼里,冷清的教室一下子热闹起来。

蒋荷露朝着教室门口抬眼一看,上面的牌子有明显的标志——“高二(三)班”。

“那就是蒲慕言在这个班念书时坐的位置。”带队的人不经意地朝着窗边的位置一指。

胡说!蒋荷露在心里念叨。

里面的人一阵叽叽喳喳,议论个不停。欢喜雀跃地左摸摸右写写,争着那个“宝座”。

她慢慢地走进教室,坚定地朝那个方向走去,最终在墙角的一个位置上坐了下来。四周的人很是聒噪,顾安夏又没空顾她,蒋荷露便一个人趴在了桌上。也不用手肘枕着,脸整个贴上冰冷的原木桌面,双手耷拉。

她那时候每回都借口说这边的厕所干净一些,有事没事就爱到这边来晃悠,所以经常隔着窗户看到里面那人以这种姿势休憩。

在某个下午,阳光正好,透过矮矮的窗,蒋荷露屏息看到,他的睡颜沉静,扇子般的长睫毛,晕开了光。

突然被人搭了一下肩膀,蒋荷露缓缓睁眼。

“荷露姐!你累了吗?”顾安夏总算良心发现地注意到了她,跑过来关心了一句。

座位上那人的眼由朦胧慢慢带着火光,“你这才发现吗?”让她踩着高跟鞋无聊地跟了一路,也亏你有良心!

“嘿嘿~”顾安夏摸着头笑了笑,面上有些愧疚。

“我们还要上五楼来着!”顾安夏越说越不好意思了。转了转还够用的脑子,她建议道:“要不,你就这层楼等我,我们等会儿一起下去?”

蒋荷露还能说什么,只好任由了顾安夏。反正让她再往上爬,已经不大现实了。这学校那么有钱,干嘛不修个电梯呢!

“那你快要下来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吧!”蒋荷露无奈嘱咐了她一句。

等得太过无聊,蒋荷露就从教室里走出来透透气。

走廊上十分清静,一个人影也不见。蒋荷露却有一瞬的恍惚,仿佛看到了少年时候那个爱慕的他,悠悠地转过身来。一溜烟,又已不见。

他是那种即使穿上校服也很好看的人,毕业照里亦难掩光芒。蒋荷露从没觉得自己配不上他,那时,只是单纯的胆小。

蒋荷露觉得头脑有些发胀,摇着头笑了笑,想挥去脑里他的影像。故作轻松地转身,却又晃眼见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不是吧!我今天也没踩过狗屎呀!

难道又是幻觉?蒋荷露又摇了下头,只觉得晕得慌。意识到这是真人后,蒋荷露愣是杵在了那儿,僵硬地一动不敢动,心脏狂跳。

蒲慕言站在楼与楼之间的露天通道上,颀长的身形、俊美的侧颜,自成一道风景。

或许是注视一个人太久,他也像是有了心灵感应一般,转过身来。一下子与蒋荷露直面。

被发现的某人紧了紧拳头,下意识地避开他紧锁的目光。两人其实离得并不算近,蒋荷露在心中侥幸地想,应该不会是在看她吧?

可这里也没别人了!蒋荷露认命地走了过去,踏着步子一点一点地靠近。

终于走到蒲慕言面前……

“学长好!”她像是遇见过路的班主任,硬着头皮欠身招呼了一句。一想起先前还脸不红心不跳地跟徐丽丽她们说过那些话,眼下见到他,除了惊讶,蒋荷露就只剩心虚了。

“是你?”他似乎还记得那天的事。

“那个……我是××级的蒋荷露,也在这里念过高中,比你小一届。”我,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完全像是学妹表白的开头!

蒲慕言的眼底似乎也有一丝惊诧,只是很快就被笑意掩盖了。他并不像外人所说的冷漠。

“我听过你的节目。”他看着眼前这人,淡淡地来了一句。

“啊?”全然没有想过这种情形,蒋荷露倒有些不知所措,一直不敢与之直视的眼忽地抬了起来。

蒋荷露还没缓过神来,却见对方递出了一张卡片。面对这张脸,她有轻微的不适。

蒲慕言的声音意料般的好听,低沉又带着些慵懒,很有磁性。

“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问题可以联系我。”他顿了顿,道别欲走,“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望着他的背影,蒋荷露只觉得自己是做了个冗长的梦。忍不住揪了自己的脸一下,真疼!下一秒又兴奋起来。

他居然听过我的节目,蒋荷露激动地差点在原地蹦跶。直到见着顾安夏,蒋荷露仍是不时的偷笑,比那些个“蒲团”看上去还要花痴几分。

周岩转了一阵,这才找到了蒲慕言。

他看着从楼梯上往下走的蒲大明星,忍不住抱怨,“我就上了个厕所,不过一会儿工夫,你怎么就不见了!”

蒲慕言瞥向他,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就随便逛了逛!”

“我可是在二楼的洗手间!”您怎么晃悠到三楼来了!周岩有些不可置信,但过后也没太深究。

他们刚从礼堂出来,低调地走了条小路才没人注意。跟着蒲慕言,周岩觉得连自己也戴上了光环。话题便这样转移,周岩摇着头看他,深感遗憾,“你说你,捐个款还要偷偷摸摸的不让人知道,真是富豪!”

这种消息分明都有资格上头条了!

当事人却极为坦然,几乎是一笑而过,“走吧,阿逍他们快到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