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狂妻来袭:顾少,轻点宠 >

露脸的好机会

第2章 露脸的好机会

这正是一个露脸的好机会,顾家家大业大,参加宴会的人,十有八九都是些身份财力都不低的人,随便结识几个,都对段氏的发展有着天大的好处。

而段悦然和段可心是一定要去的。

对于段可心来说,不想嫁给顾巍然,并不代表着她不想在宴席上大出风头。

自己不想嫁是自己的事,顾巍然对自己动心,那自己可就是他无法得到的女人,顺便还能恶心一下段悦然。

所以段可心是卯足了劲,想要在宴会上一鸣惊人,说不定还能结识哪家的公子。

段可心美美的想着,立刻请了曾经参加过米兰时装秀的设计师,来给自己量身定制。

对于段可心这边的热火朝天,段悦然那边可就是凄凄惨惨了。

段悦然没什么钱,段母又不可能真心为她准备礼服,可能就是在宴会那天丢给她一条普通的裙子,让她不丢段家的脸面就好了。

对于这件事,段悦然有些无可奈何,只好随他去了。

但是让段悦然没想到的是,顾巍然竟然派人给她送了一套礼服过来。

那是一条大红的拖地鱼尾裙。裙子领口是有些复古的仿旗袍式的盘扣,上面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细钻,衣袖是五分袖,由绸缎和丝绸构成。

裙摆上是细密繁复的刺绣,花纹别致,让人耳目一新。而且上面还布满了细钻,在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的,好看极了。

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漂亮的衣服,段悦然穿上这条裙子,看着镜子里漂亮的自己,都有些不可置信。

人靠衣装马靠鞍,平时已经算秀丽的段悦然,在穿上这条裙子后,足以达到使人惊艳的地步。

一同送来的,还有配套的耳饰,项链和头饰。以及一双红色的,仿佛是水晶做的高跟鞋。

没想到,这个顾巍然还这么贴心啊,段悦然捂着脸颊,有些害羞。

到了宴会那一天,果真段母给了她一条不出众也不失礼的裙子。

段悦然假装自己还没收拾好,让段母她们先出发了。

就且让段可心再得意一会,段悦然一边细细勾勒着眼角的线条,一边想着。

果真,如段可心所想,自己特意量身定制的这条裙子,使她在宴会上大出风头。

那是一条白色的长裙,只在上面点缀了几朵浅色的小花,把段可心衬得温婉又大方,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看着周围看向自己艳羡的目光,段可心在心里满意极了,但是表面上还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

但是不久段悦然的到来,却打破了段可心的得意。

相比于段可心的素静,段悦然便是高傲的女王。

一身红色鱼尾群,上挑的眼角,冷若冰霜的眼眸,还有在耳边轻轻晃着的红宝石耳坠,让人看了都忍不住摆在她的石榴裙下。

段可心看的差点咬碎自己一口银牙,附在段母耳旁,咬牙切齿的问:“妈妈你不是说只给了她一条普通的裙子吗?现在是怎么回事?”

段母脸上也布满了惊讶:“这不是我给她准备的裙子啊!”她的眼中不免带上了一丝惊慌。

不是妈妈给她准备的裙子,那她是哪来的?

相对于段可心母女两人心中的愤恨和嫉妒,段父的心中,便是有一丝丝后悔了。

没想到自己的这个私生女,随便收拾一下竟是这般的落落大方。许配给顾巍然那个残废,真是有些可惜了。

这般模样,他能将她嫁给更好的,给段家带来的利益也会更好。

不过现在也没有这个机会反悔了。

段悦然看了一圈,在人群中搜寻到了段父他们的身影,带着端庄的笑容走了过去。

“爸爸,原来你们在这里啊!”

众人刚刚还在想,这是哪家千金,原来是段家刚认回来的私生女啊!

不过这私生女看起来养的比段可心还好,瞧瞧这身材,这气质。都免不了在心中暗暗称赞。

但是还不等段父开口,段可心便带着一脸的嫉妒质问到:“段悦然,这礼服你是哪来的啊?看起来好像是我妈妈新定的那条啊!”

说着,段可心用胳膊肘轻轻撞了撞段母,段母立刻心领神会,一脸的疑惑:“我说今日出门的时候,我的礼服怎么不见了,原来是被你拿了!”

段母有些惊讶的指着段悦然,瞪大了眼睛:“我给你准备礼服了啊,你为什么要偷穿我的!”

众人讶然,这礼服竟然是偷的?一个礼服都要偷,如此小家子气,看来也不是个好的,真是看走了眼。

段悦然冷笑一声,原来还在这等着自己呢!

“这是我未婚夫送的,不信你们可以去问他。”

段可心对段悦然的话不置可否,谁不知道顾巍然如今不但是个废人,还性情大变,怎么可能会派人给段悦然送礼服,而且他们还没订婚呢!说不定顾巍然连段可心的面都没见过。

段可心当即便指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测:“顾巍然都还不认识你,怎么可能给你送礼服嘛!”

众人点头,可不是。顾巍然很少出门,而且还未订婚,有什么理由给她送东西。

礼服确实是顾巍然送的,但是现在段悦然却没有证据,只能僵站在那里。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

突然,有一个声音,从楼上传来:“礼服是我送她的!”

这是一个很好听的男声,有一丝丝哑,但是却低醇优雅。

众人都抬头往楼上看去,只见顾巍然一身笔挺西装,坐在栏杆旁的轮椅上。

顾巍然很少出现在众人面前,所以很多人就都没有见过他,包括段可心在内,这还是第一次见顾巍然。

没想到和外界的传言大不相同,这哪有一点暴躁易怒的样子?

看起来就好像是中世纪走出来的贵族一般,高贵而典雅。

顾巍然被随行的人,连人带轮椅的从楼上搬了下来,推着到了段悦然身边。

“这条裙子,是托姆斯大师设计的,不知道段伯母,是怎么请的动托姆斯大师?”顾巍然虽然坐着,但是高高在上的态度却一分也不低。

“而且这裙子,以段伯母的身材,也穿不下吧?”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在两人身上流连。确实如此,段悦然如今还是年轻貌美的时候,能撑起着裙子,自然身材也差不到哪里去。

而段母是一个生了孩子,年龄还不小的人。纵使这些年来一直好好保养,但还是有些走形,看起来比段悦然胖上不少。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