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狂妻来袭:顾少,轻点宠 >

面子往哪搁?

第3章 面子往哪搁?

段可心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段母更是涨红了脸,她一个长辈,被一个晚辈这样说道,以后面子往哪搁?

段父强忍着怒气,给顾巍然道歉:“这可能是她俩看错了眼,巍然你就当给我这个长辈一点面子,别计较了……”

顾巍然看了一眼一脸讨好的段父,却是没说话,转头问段悦然:“悦然,你觉得呢?”

段悦然知道顾巍然这是在帮自己,自然也就顺着他,装出一副眼泪快要落出的样子:“我刚刚就说了是你送的,可是她们不信,还偏偏要诬陷我。”一脸悲伤。

段悦然此时演戏还演上瘾了,不知从哪取出来一条手帕,轻轻擦拭眼角:“我把她们一直当作我的家人,可是她们却这么对我。”说着,又掉出来一滴晶莹的泪滴。

顾巍然当即黑了脸,阴沉沉的看着段可心母女,此时倒有点传言中易怒的样子。

“所以,你们错怪了人,还不准备道歉吗?”

段父赶忙压着两人道歉,顾家他可惹不起。

两人委委屈屈的认了错,顾巍然脸色这才好起来。

这时宴会上也开始放起了舞曲,其他人也不再管这些破事,走入舞池中跳起舞来。

可惜顾巍然双腿残疾,不然也会邀请段悦然去跳一支开场舞。

段悦然表示自己并不在意,而且她也不会跳舞,还好没上去,不然恐怕只会丢脸。

因为顾巍然这是长久以来,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所以和顾巍然攀谈的人很多。

段悦然也知趣的不打扰,走到一旁的休息区,吃着小点心,看着其他人跳舞。

这时段可心却端着一杯香槟,一脸不怀好意的出现了。

段可心柔柔弱弱的走到段悦然身边,脸上带着委屈的表情,看起来像极了一朵小白花。

“妹妹,我敬你这一杯,你就原谅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看着段可心的样子,段悦然忍不住在心里朝她翻白眼。

这个女人还真是能屈能伸,刚刚被打脸,这会还能镇定自若的跑来和自己道歉,怕不是要搞什么幺蛾子吧。

段可心见段悦然半天没说话,脸上的委屈更浓了,都快要哭出来。

“你还是不准备原谅我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说着坐到了段悦然身边。

周围也没什么人,所以段悦然也不准备装什么姐妹情深的样子,冷哼一声:“行了,你心里怎么想我还不知道吗?少在这和我装蒜。”

段可心脸色的神情僵硬了几分,也不装了:“你以为你攀上顾巍然这个高枝就高枕无忧了吗?我告诉你,你做梦!”

段悦然有些警惕的看着段可心:“你又要干什么?”

段可心拿着手中的酒就想往段悦然身上泼去,段悦然眼疾手快的挡了回去,可能是段可心没有坐稳,所以这杯酒不但泼到了段可心身上,段可心还惨叫一声,从沙发上掉了下去。

这一声尖叫,顿时打断了宴会,正在弹得钢琴曲也瞬间断了,每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一起。

“怎么了?”顾巍然转着轮椅,来到了段悦然身边。

段悦然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见段可心顶着被打了一巴掌的脸,从地上抬起了头,眼中的泪一滴滴的往下落,哭的我见犹怜。

巴掌印?什么时候打得,段悦然有些搞不明白了。

“悦然我只是给你来道歉的,你怎么能这样……”

脸上明晃晃的手印,还有被酒弄脏的裙摆,以及倒在地上的姿势,不诉说着什么。

不明所以的众人,想着是不是段悦然不但用酒泼了段可心一身,还打了她一巴掌,将她推倒在地。

段悦然不悦的站了起来:“段可心,我什么都没做,明明是你想要拿酒泼我的,我只是挡了一下而已!”

段可心却不再说话,只是一直嘤嘤嘤的哭着,一副被欺负了的模样。

顾巍然自然是相信段悦然的,也是目光如炬的看着地上的段可心:“段小姐,我劝你还是说实话的比较好,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不知安的是什么心?”

段可心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巍然,连哭都忘了:“明明是她用酒泼我,还打了我,推我下沙发,你难道看不见吗?还向着她!”

“我相信我未婚妻的人品,不会做这种事,倒是段小姐你,不久前刚刚诬陷过我未婚妻,我有理由怀疑你是怀恨在心,想要报复!”顾巍然说着的时候,紧紧握住了段悦然的手。

还没等段可心再说什么,一个扛着摄像机的人,从人群中钻了出来。

“我可是全都录了下来,大家要不要看看啊!”

顿时人群就跟炸了锅似的,果真视频中如段悦然所说,都是段可心想要陷害她。

段可心僵硬着待在那里,脸上满是惊慌失措。

她没想到偏偏酒这么巧合,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被拍了下来。

段母心疼自己的女儿,赶忙过去想要扶段可心,就在这几分钟之间,在场的记者都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的问为什么要陷害段悦然,是因为厌恶这个私生女么?

被围在正中的母女两人,对这些问话,和从未停下的闪光灯,弄得无所适从,拼命的想要挤出去,可是半天了还在原地。

顾巍然却是再也忍受不了这宴会,拉着段悦然离开了。

从宴会出来后,两人都是深深的呼了口气。

他们正好在宴会大厅后方的花园里,此时微风轻拂,树荫摇晃,月亮在头顶散发着淡淡的光,加上周围的路灯,正好适合散散步。

段悦然也没来过这顾家的后花园,所以正好推着顾巍然散散步,顺便逛逛这地方。

“没想到你的性子这么直,敢和那个女人正面刚!”顾巍然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笑意:“你看起来小小一人,真不像是那么果敢的人。”

段悦然有些不悦的哼哼两声:“就段可心那样子,我能一个打十个!手撕绿茶婊什么的,我最在行了!”

这下顾巍然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惊的树枝上的鸟都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段悦然有些羞恼的将轮椅一放,也不推了:“你笑什么啊,这有什么可笑的!”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