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情缘石上,你我结誓 > 

有孕

第3章 有孕

霜莳身子陡然僵硬,兮霜有孕了!

这个消息让霜莳心中一慌,思及昏迷前被封垏带走的昀儿,她心中更是不安。

“来人!昀儿在哪儿?”霜莳再次发问。

“小殿下在……在兮霜仙子那儿。”

得到回答,霜莳不安感更浓。

昀儿是她同封垏的孩子,且不说兮霜为人如何,此番她有了自己的孩子,怎会善待昀儿?!

越想越不安,霜莳拔腿便要冲出长安殿,却忽略了封垏留在此处的结界!

“砰——!”

生生的撞在了结界上,霜莳被击飞摔在地上。

她踉跄着起身,手捂胸口,呕出一口鲜血。

“娘娘——!”仙婢从后面追赶上来,忙将霜莳扶起。

霜莳看着眼前映射着光芒的结界,沉下口气,仙力由指间涌出,朝着结界而去。

仙力与结界相撞,仙力不断涌出,霜莳的脸色越发的苍白。

可功夫不负有心人,半盏茶后,只听得“咔嚓”碎裂声响,结界破除。

与此同时,霜莳的身影消失在了长安殿。

茺烟楼内,兮霜半靠在封垏怀中,柔声说道:“陵皇,日后我腹中的孩子出世,便能给小殿下做个伴了!”

封垏闻言心头一片柔软:“两个孩子都在膝下长大,日后也会亲如手足。”

兮霜颔首,掩下眼中一闪而过的冷意,叹声道:“您将小殿下送到我这儿,霜莳娘娘怕是会生怒。”

提到霜莳,封垏冷哼一声,寒声道:“不用管她,伤好后,她自会离开!”

“可是陵皇,她终究是您的妻,情缘石上刻着您们的名字。天怜兮霜,才叫我遇上了您,能陪在您身边,兮霜已经心满意足了。要不,您还是将娘娘留下来吧!”

兮霜眼中含泪,为霜莳求着情。

可她越是这般,封垏心中对霜莳的怒气更甚。

“霜儿,你这般好,可她却三番两次加害与你,朕怎能放过她?!”

兮霜轻摇了摇头,安抚道:“娘娘也是在乎陵皇,这才对兮霜心生妒意。再说兮霜现在已经没什么大事,您又何苦大动干戈呢!”

封垏看着兮霜,四目相对,情愫涌动。

“好,朕应了你便是。”

兮霜闻言满足的笑了笑,侧头靠在封垏胸口,目光触及到他脖颈处的玉时,眼中闪过抹喜意。

“这块玉好生漂亮,陵皇可愿赐予兮霜?!”

封垏闻言一愣,视线睡着兮霜的话落到了胸前的玉上,眼中闪过抹晦暗。

他许久不出声,兮霜眸色暗了暗再次开口道:“陵皇不愿么?”

封垏回神,随手将玉取了下来。

“不过块玉,霜儿喜欢,送你便是。”

而不知何时来到茺烟楼的霜莳,站在门口怔怔的望着封垏亲自挂到兮霜脖间的玉,掩在袖口中的手紧握成拳,指甲抠进血肉!

那玉,是她与封垏缔结情缘时,她亲手所赠,承载着她对封垏的深情。

更重要的,那玉是她半身精魄所化,是她的半条性命!

如今,就这么轻易的被封垏送给了兮霜!

心头一阵窒息的痛楚,霜莳快步上前,抓住了封垏的手,颤声道:“把玉还我——!”

封垏顺着那只手,抬眸看向霜莳眼中充斥的哀求与悲苦,心间闪过抹异样。

“霜莳娘娘,这玉陵皇已经答应送予我了。”兮霜抬手握上那块玉。

就在那一瞬,霜莳的心口不知为何骤然浮上抹剧痛。

她顾不上争夺玉,忙捂住心口,脸色煞白。

兮霜见状,眼中闪过抹了然。

好一会儿,霜莳的痛楚才渐消。

霜莳抬头望去,只见封垏冷漠的站在那儿,怀中揽着兮霜,不见半分关切。

刚刚下去的痛楚仿佛一瞬间再度涌了上来,霜莳紧攥着拳,看着已然握在兮霜手中的玉,朝着封垏质问出声:“你不是不知那块玉代表着什么!”

“够了!莫要再胡闹。”

闻言,失望渐渐蔓延满心,霜莳忍着鼻尖酸涩哑声道:“你将玉给我,我会带着昀儿离开,此后余生,再不踏九天半步!”

说这话时,霜莳只觉得心如刀割,如若可以,她真的不想离开封垏!

“玉不会给你,昀儿你也带不走。”封垏眸色深沉,一句话,斩断了霜莳所有的希冀。

霜莳眼中闪过抹挣扎,最后化为了沉寂。

“封垏,这是你逼我的!”

话音落下,霜莳手中陡然射出丝线,缠绕在封垏手中,将他控制在原地。

下一瞬,她的身影便越过他,朝着兮霜而去。

兮霜本想侧身错过霜莳的攻击,可瞧着她身后的封垏,念头陡然一转,脚下一动,主动将胸口送到了霜莳的掌下,摔落在地。

霜莳见状也是一惊,心知不能中兮霜的计,可已经来不及收手。

封垏只瞧见兮霜倒地,周身仙力陡然暴涨,瞬间冲破了禁锢,一掌拍在了霜莳的背上。

“噗——!”

一口血喷洒在地,霜莳的脸色变得灰败。

她单膝跪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封垏绕过她,将兮霜抱进怀中,温柔关切。

“封垏……”她喃声唤着他的名字,可却只得到了他冰冷的目光。

“如果霜儿有事,朕不会放过你!”

一句话砸在了霜莳心上,留下满心碎裂。

而封垏则是怀抱着兮霜转身离去,再未分给她一丝目光。

霜莳不知道她是如何回到长安殿的。

她窝在床榻上,胸口的衣襟上还残存着深褐的血迹。

无尽的烦丝缠绕着心间,霜莳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她和封垏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吱呀——!”

一声门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霜莳回神望去,只瞧见兮霜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进——

“今日之事,兮霜心感愧疚,深夜前来,霜莳娘娘不责怪吧?”兮霜看着霜莳,柔声问着。

“何苦前来故作慈悲?!”霜莳没有忍住心中的怒气,冷声斥道。

“娘娘息怒,若不是您非要同我争这玉,兮霜也不会这么做。”

兮霜歉声解释着,手中光芒闪烁,下一瞬,玉便出现在了她掌心。

瞧着那块玉,霜莳寒声道:“你要如何,才肯将玉还我?”

兮霜勾了勾唇,原本浮于表面的柔弱霎时褪尽,只剩满眼的狠毒。

“听陵皇说,这块玉是娘娘您半身精魄所化?兮霜很是好奇,若是这玉碎了,娘娘您会如何?!”

紧接着,她将玉向上一抛,大量仙力霎时涌进其中。

“你敢……”

“啪——!”玉霎时炸裂!

与此同时,霜莳一口鲜血从喉间涌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 免责申明 | 商务合作